1845 字

案例法

月初加东转了下,火车中重读《推理的迷宫》,一时间竟想这火车不要停,待我读完到站最好。有句话说身体跟灵魂要有一个在路上,但两个都在路上时,顿觉时光飞逝。在这本偏科学哲学的书里,庞德斯通指出悖论对于思辨的重要性且认为这应是科学哲学的研究对象。确实,悖论构筑了逻辑推理在极端条件下的矛盾,理解悖论才会发现逻辑推理自身的局限性。另一本类似的书是《GEB》,不过这本属于大部头,心态不静无法读,我现在应该读不了了,不过好在几年前读过了。其实逻辑这东西网上网下很多人都在提倡,不过同样的道理人人都懂,但真到该用的时候却只有少数人能看出问题的同构性,这里面最大的差距我现在来看只有一个,就是案例。

大一上高数时,还是讲师的贾广岩老师说过两句我印象很深的话,一句是数学是工具也是思维体操,不要把知识过于工具化而要体会发现的乐趣;另一句则是数学家与学数学的最大区别就在于数学家脑中装有大量反例,反例多到正和反都无法区分。前一句很好理解,后一句现在逐渐理解了。所谓知识体系,是抽掉了水分的干货,学生学习的核心内容,但每一次知识的抽水都是一种简化,都是一种类似性价比与信噪比的抽取,现在人心浮躁,求知欲旺盛,恨不得把所有干货都吃进来。可问题是,这只是学习,知识不仅仅是用来目的性学习的,而应该是一种体验,这就需要注水。

所谓注水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用学到的知识去改变现状,也就是去经历;另一种就是把经历过的事用新学的视角重新解释。也就是说要补充说明知识的经验,这样的好处就是别人讲理用逻辑,你可以用故事。不要认为叙事不讲逻辑,你学任何新知识大都是通过叙事来进行的,单依靠逻辑推演的知识体系是有边界的。更进一步说,当你解释一件事脑中闪过道理后还能有一堆经验事实来佐证,说服力就会更强,如果只出现道理本身,其实能不能说服自己都很难说。

仔细想想,如果真遇到紧急事项,逻辑多半不开工全靠本能反应,而过往案例则很好的帮助逻辑在紧急状况下依然有效。在经验没形成理论之前,经验本身就是最实际的问题解决方法。现在人都有职业,但日常生活起作用最多的却还是过往的经验事实,哪怕技术进步再多,你也得拿筷子吃面,这没啥道理可讲,不然就别吃。

前沿科研有时候就很像遇到紧急事项,有些新兴领域没啥成熟理论,有的就是一个个项目与案例,此时强调基础知识固然没错,但新出现案例的补充其实更为重要。一个事实就是在前沿里错的东西的比例要比日常生活所需知识中有问题的比例要高很多,而案例的存在就是前沿可以发展的重要原因,因为当人报导前沿知识时,多数是因为其与现有认识有矛盾,此时固守之前的认识就很可笑了。

有本书是《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我觉得所有从事科研的人都该看一下,不是去学什么心理学,而是去看看那些经典案例。更重要的是,这本书一直在改版,每一版都会把关于初始研究的最新讨论加进去,关注这些才会发现很多报道的结论或理论其实早就成了历史。但一个残酷的现状就是知名研究的离奇程度更高,而对其进行的补充说明则降低了信息的离奇程度,这个现象虽然简单,但问题是人群间信息传播是离奇程度主导的,因此辟谣永远不会比谣言传的快。谣言相对无知人群总有扩散趋势而辟谣则是看过谣言的人看了之后觉得谣言不可信也就不提这茬了,后果就是辟谣天生传不动而谣言总会死灰复燃,毕竟这世界上从来都不缺无知人群。

收集与追踪案例可以很好的了解自己知识的边界,而及时总结案例则可以很好的扩展知识边界。当你看的反例足够多,原来所谓正确的理论就有问题,自然需要从经验中归纳新知识。赫拉利的简史系列中如果分解一下就会发现其实是之前很多发表过书与报纸观点的大整合,新东西并不多,但关键在于他能总结出来而别人只能看到孤立的知识。我读过一本英文书,后面有几十页是注释,里面详细记录了前面每一章节论述材料的来源,因为作者是个科学记者,这个来源就非常丰富,除了文献还有新闻、实地访问、录音、网上论坛讨论等等。那本书其实不怎么样,但作者把这些素材展示后我就比较佩服了,因为这表示这个作者对于日常生活有很好的案例化系统,当她有个想法时可以直接从这里面调取整合资源。我见过更多的人则是对干货求知若渴但案例是见一个忘一个,到最后知识永远无法更新,而精力却着实耗费不少,属于知识与经验两个系统永远平行,无法互相补充来指导生活。

这里一个有意思的悖论就是:喜欢收集案例的人往往懒得总结,喜欢归纳演绎的人往往觉得案例啰嗦。同时喜欢案例与归纳演绎的人往往比较内敛,因为他们比讲道理的人更知道道理有反例其实讲不通,同时比讲故事的人更知道这个故事其实并不意外,出于这个状况,这样的人应该属于笑而不语的那种,就算愿意说,可能也说不出具有传播性的话,因为他所讲的东西最后都会合理化或未知化,也就没什么可说的。后果就是现在天天在台面上讲道理教做人摆事实的主,多半都是有目的的忽悠高手,或者就是还不开窍的主,不晓得太阳底下的新鲜事虽多,但并不是你看到的那个。

话说这两天连续被人搭讪传教,要不是都有急事,我有六成把握把她们的信仰从根上质疑掉,毕竟我不是一个需要信仰来支撑信念的灵长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