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 字

江湖夜雨

昨天吃了散伙饭,饭后道别,然后独自走回办公室准备今天的工作报告。水卢的八月经常莫名其妙下急雨,两年前差不多这个时候,我买了一口高压锅,抱着下公交时发现天降大雨。不到100米的路把我浇了个透,这还是在头顶一口高压锅的情况下。更搞笑的是我前脚进屋,后脚天光放亮,出太阳了。当时我想,这鬼地方真不是给人住的。

昨晚距离学校100米的时候,两年前的经历又重现了,一样没来由的大雨,哔哩啪啦地下,而我还是没带伞。只是手里连高压锅都没了,只有一个实验室送的相框与卡片,不但不遮雨还得遮着别让雨淋了。中间路过一段树林,虽然时不时掉下些许水滴,但着实比大雨好多了。晚上9点左右的树林小道只在起点与终点有灯,黑黢黢的路,颇有江湖夜雨的意味。

水卢两年,接下来又要去纽约两年,旅居的日子漂摇风雨。有时晚上闹肚子,想找人帮忙送医院但终究又睡了过去,醒来倒也恢复了,但总觉得在某个平行宇宙里,这一睡就再也没机会醒来了。世界离了任何人都转,甚至都不是为了任何人而转,就像夜雨,不知道何时开始,也不知道何时结束,也不管你是顶着锅还是藏着宝。

有本书是《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有部动画是《奇诺之旅》,都是骑着摩托车到处跑去经历领悟。一般关于旅途的故事结局都会有宝藏或成就,上面那两个我印象中就什么也没有,宝藏或成就既不是起点也不是终点。我出国漂泊也是如此,我会用积累经历、建立联系等借口告诉别人和自己出来的意义与目的。但真实的自我经历的就是经历本身,我的借口可以应对别人,但说服不了自己。

最近这几天总是不自觉地念叨其李清照的《渔家傲》: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