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3 字

纽约十日谈

3月13日,我发了条朋友圈,通过比对韩国数据,未来一到两周纽约会出现高峰,考虑到潜伏期大都在2-7天,感染期高峰就是从当周周末开始的。后面这一周的数字堪称魔幻,纽约市从一天几十增到接近两千,坦白说,比我想的还要糟糕。不过如果你用谷歌趋势去看纽约最近90天或30天咳嗽与发热的情况,会发现现在已经平稳了且很明显出现了比每年流感季更高的搜索指数,传播力可见一斑。这里我白描下过去10天发生的一些事及我的感受。

也是3月13日,我们实验室通知进行AB组,将各小组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上班三天,另一部分上班两天,这样如果任一组出现确诊,至少还有一半可以工作。这个措施一共活了三天,之后医院就通知实验室在周五前关门。当天其实还有个插曲,实验室来了一批样品,说是可能含有诺如病毒,然后我跟同事开玩笑,真不知道先被新冠搞死还是被诺如放倒。

因为我住的离实验室近,所以被安排每周去实验室检查一次仪器与房屋漏水状况。其实我本意从13号就不出门了,但因为这个轮值,上周五与这周一都要去。周五被带着检查所有仪器并走了地下紧急通道,我们的紧急通道跟医院是一条,路过停尸房恰巧有人开门,里面黑黢黢,只知其深,不见其底。

周一我一个人去检查设备,来送快递的小哥看到我们有外科口罩就问能不能拿一个,我私自给了一个,看得出他的恐慌。外面一天一两千的新发,而这里又是收了一两百确诊的医院,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你我都不是宣誓过的医生,能来已是不易,而今唯有共度难关。到今天还有人认为这是大号感冒,肺炎的感受是下呼吸道,感冒是上呼吸道,喘不上气是非常难受的,不是鼻塞能比的,死亡率也是高出数量级的。另外我对所谓社交距离也存疑,因为这不是被动技能而是主动技能,不注意就完蛋,而口罩才是被动技能,不然医院为啥需要,病毒又不会因为是在医院就增强传播能力。另外口罩佩戴需要指导,我在医院做过适应度测试,胸卡上会有适合的口罩型号,我的型号就是3M-R,也就是3M的普通N95口罩,现在网上也有很多标准摘戴方式,有时间一定仔细看看,男士一定把胡子都剃掉,否则口罩是没用的。不过说归说,美国这边也确实不好买口罩了,如果中国产能能快点恢复,这可能成为美国人生活习惯改变的契机。这次疫情不会只是一波,而可能会因为人群中无症状感染者的存在而长期存在,但后面毒力应该会下降,如果这样,日常人群聚集区佩戴口罩就会像现在机场脱鞋安检一样成为日常,然后脸部识别技术可能要被虹膜识别技术取代。现代生活的便利让很多人习惯了自由自在,但不要忘了自然法则一直都在,不会因人的意志而改变,只要你想安全生存下去。

其实从15号开始,我出现喉咙痛,继而有偶发的干咳,但体温一直正常。查了下医院邮件里的说法,这种情况不够用试纸测新冠的标准,因为发热是必选项,感觉就像自己这边有颗定时炸弹,可能是臭弹,可能会爆炸,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临,只是每次干咳时就感觉听到了秒针前进一格。而且可以预见的是,最终如果确诊,我也应该达不到需要治疗的标准,只能吃好点自己养。我现在也是一人住个大开间,因为每周要去轮班,粮食可以在轮岗后补充,不过现在我出门就会全程戴口罩了,40刀买了20个已经到货了,不给社会添负担。等这轮疫情过去,如果我没确诊也要去测下自己的抗体,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中招。

说到试纸,川普放言一周内能达到百万试纸,结果目前全美国一共就测了不到三十万,这属于睁眼说瞎话。而且,更尴尬的是,不同于韩国4%的阳性,美国阳性比例百分之十几,纽约更是超过百分之二十,而新泽西则能达到80%,能进行试纸测试的标准在短缺时会非常高,这必然导致对现状的低估,结果很有可能最终在很多地方会出现群体免疫。当然,纽约增长的数字除了疫情还有犯罪,根据NYPD的数据,很多种类的犯罪率比去年同期都有两位数的增长,目前纽约的医疗资源大概还可以支持一周到两周,等医疗资源短缺后,后面犯罪率很难想象。

川普这次真的是完全暴露了自己的性格缺陷,典型阿尔法男,凡事争强好胜,喜欢互相夸奖,喜欢股市繁荣。他执政阶段可以看到股市一直涨但里面问题很大,股市因为企业发债回购注销股票的玩法已经虚高,最近两年被动投资超过了主动投资导致这类泡沫被放大了,也就是股价失去了反映经济现状的功能而成了数字游戏,这次疫情只是启动了价值回归真实的一个契机,后面的灾难更多。如果美联储坚持升息让泡沫早点破,也不至于现在降到零也完全没用的状况,泡沫与杠杆导致的流动性的枯竭是致命的。然后川宝宝就开始甩锅了,毕竟他从不认错,其实他以股市为纲的经济政策本就是慢性毒药,在虚假繁荣中自嗨而已。不论什么时候,不论什么标的,只要超过半数的人或没有背景知识的人都开始认为稳赚不陪,那一定会搞出泡沫来,郁金香如此、互联网如此、房价如此、加密货币如此、指数定投也如此,当市场不顾风险只看收益,或者收益让少数人拿走而风险让大众接盘,衰退必然出现,屡试不爽。

作为医院系统的雇员(博后也算),上周六我收到邮件去做劳动力备案,从搬设备到给病人洗澡翻身临终关怀,从电话支持到数据录入,从测血压到气管切开术拔尿管,先问你会不会,再问你愿不愿学。一个私立医院很难在困难时期从社会进行招募,所以只能动员所有已有员工。我填了表,有可能会在未来去医院给人抽血测血压,真是想不到,我妈念叨让我继承祖业学医这事竟然要部分实现。我们系主任据说连忙去亚马逊买了个听诊器准备上阵,医疗系统如临大敌,邮件里写预计病患顶峰将在40-45天后才能出现,医院自救就是救人,很高兴也很感激看到国内有人联系捐赠医疗用品。

这两天微信收到无数问询,熟的不熟的,有的是关心我要给寄口罩,有的老友给我看他们医院口罩佩戴内部资料,有的是关心美国或纽约,我都很感激,虽然我的活动半径以床为中心不超过三米,去个厕所跟出国感觉差不多。很意外老牛联系我,他是我高中挚友,八年本硕博毕业于同济医学院,是武汉协和的外科大夫,一直忽悠我去武汉发展。今年疫情爆发后,他1月21号发了个“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朋友圈后就销声匿迹,直到2月29号才重新出现,中间过年那几天怎么也联系不上。现在我知道,他被抽调前线照顾新冠病患了,中间还被隔离了,女儿将在一个月后降生。他评价这次病毒的传染能力非常强,但他照顾的高龄病患也都挺过来了,现在特别想见见老朋友,我说一时半会也跑不了,但回国一定得聚聚。06年我们高中毕业,在公园小聚时老牛掏出一瓶小二,我俩就这么没来由一人一口给干了,我问酒又不好喝为啥要喝,老牛说酒是愁的滋味,喝酒嘴上愁心里就不愁了,这跟我现在天天吃自己做的饭感觉很类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