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3 字

八字、星座与MBTI

原来总是不理解啥叫朴素世界观,后来想想大概是几千年前,人类就意识到世间万物需要有个理论解释,能回答为什么后,就可以进入到怎么办的环节了。朴素世界观里的《周易》其实是周的易,与《连山》和《归藏》并列为《易》的三种方言之一,而周文王很重要的贡献在于把原有的八卦解释万物的方法推广到了六十四卦。说白了就是老祖宗开始认为八种特质就足够描述世间万物,文王觉得不够,分了个上下格,每个格子有八种可能,这样生老病死就被总结到了六十四卦的抽象概念里。具体到算卦,就是找阴阳代表的东西例如铜板正反面,投掷三次,一次一爻,就得到了原始版八卦之一,例如三阳为乾卦,三阴为坤卦。投掷六次,就得到《周易》版六十四卦,例如六阳爻为上乾下乾的乾卦。其实最早的算卦没有铜钱,用的是草木棍,也就是《周易》里记载的大衍筮法,比较麻烦,铜板这种都是《梅花易数》出来之后的事了,随性随意起卦。然后起卦后人会根据卦象进行爻变,例如你的阳爻如果是来自三个铜板里两个以上正面的阳爻,就可能是老阳或少阳,老阳就需要在解卦时反着来,也就是传说中的变卦,用来解释预测事的发展,变爻其实非常艺术。之后找卦书解卦,除了六十四卦,每一爻也都有解释,把这玩意都组合到一起就能解释人间婚丧嫁娶各类事物。古人生活没现在这么丰富,这玩意在农业社会里基本就是生活百科全书,但你拿火星登陆这些事去算也会有结果,把这个抽象成出征就行。事实上,技术角度去看卜筮之法可以说相当灵活,但知易者不占,善易者不卜。这是对事分类,结合五行理论就有了八字的对人分类的体系。

八字本质上是使用出生年月日时的干支来对人进行分类。八字组合一共有561600种,当今世界人口70亿,平均来看,每个八字有一万多人,也就是说八字其实不够用了,重复率太高,新时代需要十六字来推演,不然就得接受总有人会过一样的生活这个假定。1924年到1984年一个甲子,世界人口从约20亿到约50亿,平均来看每个独立八字会有约5000人分享。当前世界领导人算上正副也就500口人,那么在一个八字理想国中,如果某人八字是帝王命,那么他至少也得干过10个人才能成功,这极大的损害了八字权威,要知道前一个甲子中只需要干过3个,再往前就牛了,八字几乎可以锁定帝王。不过这个只是暂时的,如果往前多一点,当世界上有没形成国家时,部族首领估计有5000多个,八字给预测出了500个帝王,供过于求了。农业文明时期的民俗理论都需要接受人口大爆炸的现实检验。

这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思维方式,用含混的概念对具体事物层层抽象后进行全局解释,因为太过晦涩,类似理论体系传承中经常被歪嘴和尚揭示出不同含义。为防止解读不靠谱,古人治学的大家很重视注疏,基本隔几个朝代就得把十三经用注疏重新“翻译”一遍来进行教学,让当世人能读明白。其实注疏也有区别,注用来解释经文,疏用来解释注,也是个俄罗斯套娃,基本就是普及过程。在这种学问体系里新知识是通过归纳于核心经文的注疏里来获得认可,也就是说,天机大道都在你看不懂的经里,你看得懂的是普及版注疏是后人解读的也不那么准,新的事实不会跑出经的概念里,只是看你解释得好不好。这种自上而下的世界观内在逻辑自洽且不能证伪,所以也就不用费神跟持此类世界观的人进行逻辑辩论,结果大概率是互相问候祖宗。

古人对人的分类除了八字外还有很多,例如手相与面相等,西方也有,例如西医早期讲究体液说,认为血液、黏液、黄胆汁和黑胆汁组成了人体。这玩意跟中医里说的五脏六腑差不多,都是抽象概念,例如六腑里的三焦,根本就不对应器官。在体液说里,四种体液组成不同,对应人的气质也不同,体液失衡,性格各异。西方现代医学建立前,基于体液学说最流行的治疗方法就是放血,你不是不平衡吗,放放血就平衡了,那年头放血放死人也是常态,所以我经常看不懂很多人对西医毫无保留的吹捧,阴阳五行与体液失衡,谁也没比谁好到哪去,根源上都是自上而下的朴素世界观指导。当然,现代医学不论中西医的指导思想都逐渐换成了数理化实验与流病统计,这时候看疗效就行。

不过体液学说对心理学的发展也有很重要的作用,巴普洛夫不知道咋想的把四种体液对应了四种心理状态:多血、粘液、胆汁与抑郁。虽然行为主义不能证伪,但这个精神状态的四分法还是传的很广,我高中图书馆里借过一本改革开放初期介绍心理学的书,通篇就讲了两个问题,一个就是性格四分法,另一个就是调查问卷的设计原理。这个分类方法其实社会上并不流行,但另一种非本土产品却莫名其妙大放异彩,那就是星座。要说星座也就比八卦多了四种,按出生年月把人划了十二类,还不如六十四卦的基本类型多。不过加上什么上升水逆这些乱七八糟的维度与神秘色彩,星座可以说是给人贴标签分类最简单的方式,一个常见场景就是A对B抱怨半天,最后来一句,没办法,XX座就这德行。类似的还有代沟理论,就说某某年代的人有什么什么的特点,有些社交达人所谓的福尔摩斯式演绎法就是事先查找目标人物的出生年月与籍贯及当地重大新闻,然后第一次见面通过演绎法就能很快跟你找到话题来聊天,至于那玩意准不准倒不重要了。

我到北美后见到了另一种流行的对人分类的方法,叫做MBTI十六型人格,你可以先做一套测试,然后你会得到四个字母来描述你。每个字母代表一种二分法,例如I代表内向而E代表外向,N代表直觉而S代表感觉,T代表思考而F代表情感,J代表判断而P代表感知。说实话,我第一次见这个就觉得有问题,因为两者其实不互斥。然而,我发现这玩意在美国流行程度极高,经常被用到职业测评与人员培训里,而且你要是想对每一个字母进行深入解读,一份报告就要卖几十刀。这种分类在我看来跟大衍筮法比差了几个数量级,但不妨碍很多人在用这个对人进行预判与交流方式的试探,例如对于一个TJ的人随意改变计划几乎是不可接受的。

然而,不同于东方自上而下理论中的含混,西式自上而下的理论描述精确且应该是互斥的分类,而真实的人的性格长期虽然相对稳定,但却可以同时存在互相矛盾的性格。例如,有的人在外向的人中间会显得内向羞赧,而在内向人中间会显得外向健谈。此时,上述的分类体系就反而成了一种贴标签的简化认识,当然从事实上来看,性格标签的明了确实可能有助于交流顺畅。。例如,你知道这个人只关心结果不关心过程就不用在过程解释上多费口舌。如果一个人是内向的,那么宴会上他就是喜欢一个人独处,任何搭讪对他而言都是能量消耗与适得其反,反而是用文字发信息更容易交流。这些分类方法不论科学与否,其现实意义在于给出了一个评价自己与他人的列表,从而在互相理解的基础上降低交流障碍。

同时,分类体系同朴素世界观类似,也是一种“终极问题”的解决方案。他为什么这样做?当你想不明白一些人的行为时,如果我告诉你他是某某星座与某种类型的人后,你就会把问题合理化,把不确定性消除到自上而下理论的神秘性之中。八卦、星座还有MBTI都是社交意义上的知识而不是科学知识,其对不对没有人会知道,但起码给人一种终极问题的安全感。很多社会争议表面上是在争论事件本身,其实是不同性格或世界观的互相对牛弹琴,双方都在自己的安全区里寸土不让,此时抱团取暖与割裂就会容易发生。然而,如果对方不肯改变而你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性格表现,你可能会更容易跟不同性格的人进行有效沟通并把想要做的事做成。认识到自己性格特征但拒绝改变与理解其他人的性格需求,你可能会对别人的愤怒莫名其妙但会时刻顾及自己的感受。既不知道自己的性格也不了解别人的性格,单纯认为世界上所有人都应该跟你想的一样的人不是天才就是疯子。

我自己就是过了很久才意识到别人会跟我想的不一样,在我看来不可理喻的人其实他们自己都会有非常自洽的自上而下的朴素三观,因此有些道理有些人永远都不会懂。也因为如此,我大概也永远无法理解一些事,不过重要的是当三观充满对立与矛盾后,面对一些观点就会选择谨慎与怀疑:八字、星座、MBTI说到底都是稳定的标签,而活生生的人有着无穷的变数,你可以选择接受标签赋予你的能量,也可以选择对抗标签,更全面认识自己与他人。

ps: 感兴趣可以猜下我的MBTI,答案在url里,不过其实可以通过模拟其他人的想法测得其他人的类型,如果你也刻意训练一下,会发现很多自己之前没意识到的交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