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6 字

口罩价格问题

基本一到出现灾难,就有人跳出来说价格不该管制,风险对等之类的话。这些人脑子里有且只有一个经济模型,那就是自由市场模型。如果给这些人画个像,多半是学过薛兆丰的经济学课,被铅笔社启蒙过但正经八百的经济学没学过或学了也没学进去,遇事先看立场而不是事实的“刺猬型”人。例如最近口罩涨价,政府管制,然后他们就一下子都跳出来说这属于错误决策,因为这种情况下出来卖口罩的人风险高,高风险对应高收益,不然就没人卖然后疫情更严重,而且高价会刺激市场高效运作生产更多口罩而让价格回归正常。下面我就来逐条讨论下。

首先我们来个思想实验,如果商人A有一批口罩,平时2元一个,有了疫情供不应求,价格提到200元一个,因为这样才能对冲自己瘟疫下还出来卖口罩的风险。然而,当价格走到200元时,购买者会怎么想?供不应求,政府不管,我就当二道贩子呗,200元收,留下我用的,剩下的400元卖,反正市面上口罩不够。此时价格会逐渐走到一个最高峰,此时能买的人还有,但负担不起的人也出现了,他们一叹气,反正也买不起了,就不买了,然后被感染风险就提高了。这在信奉市场人眼里就是正常的,反正他们还有口罩,不会感染。但口罩是个消耗品,等到他们的也用完了,等待他们的是满大街买不起口罩有传染力的人。价格无序的后果是风险本底值的变化,你觉着你冒风险出来卖应该贵一点,但没有管制的话最后你冒的风险就会低于整体风险上升后的本底值。

在供不应求的条件下,保证公平对于防疫与整体风险降低是最优选择,信奉市场者会说如果这个商人看到管制不卖了风险不是更大?你要搞清楚,他们售卖口罩所谓的额外风险其实是不存在的,因为他们自己有口罩,所以为什么不卖多余的?价格管制又不是不让你赚钱,只是不让你趁火打劫,那么管制了就不卖了不就是纯亏吗?商人会做这种买卖?所有商人卖东西,卖的都是自己不需要的,他一个卖口罩的卖到自己都没有是不可能发生的,当然也不是不可能,没有价格管制,他可能最后要出几倍于自己卖出去的价格回购自用口罩,这也是看不见的手可以调节出来的。同理,所有售卖生活必须品的人很少有自己都不够就往外卖的,而所谓额外风险在疫病期其实是购买者在承担,交易行为完成,购买者风险才会降下来。所以,商人疫病期卖口罩是很正常的行为,不论价格管制与否,他们都会出来卖,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会有人接着说口罩价格高了后可以刺激经济,更多人会去生产或倒卖口罩,然后价格会下来。这样说也没问题,但你可以去跟瘟疫商量一下,让它停几天等市场调节好了再来。很多决策是具有时效性的,短时间口罩的价格飙升在瘟疫流行的情况下可能正好卡在了传播高峰期,这时候不兼顾公平进行价格管制保证更多人有口罩最大程度降低传染风险而是等市场做反应,最后的结果会是口罩供应会最终跟上来,但疫情初期传播风险没压下去造成了后面持续传播,最终给社会公共卫生造成的经济损失远远大于一个口罩行业的利润与风险匹配。凭什么让公众去为一个具有滞后性的经济信仰埋单?疫病不同于地震火山这类一次性伤害,而是有其自身发展规律,时间节点很重要。管制了防疫效果会立竿见影,不管制其实是在传播期帮着疫病扩大宿主基数。本来控制1000人就可以解决的事市场一调节放走了个超级传播者,最后需要控制几万人,口罩倒是不愁销售红红火火了,但其他行业的影响就是灾难级的。

口罩价格管制跟强制疫苗的道理是类似的,自私的人可以通过不打疫苗来躲避疫苗副作用的风险,然而,当不打疫苗的人超过一定比例,那么疾病就会在他们之间流行,整体风险本底值也是提高的。信奉市场者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坚持认为个体自私整体对社会就是最有利的,且放之四海而皆准。但自然规律是不会搭理经济信仰的,所谓自然规律,就是病毒只要可以传播就会传播而不是被无形的手控制,而就传染病的传播而言,初期管控效果最好,后面其实意义不大。

此外,信奉市场者通常会幻想自己是那个买得起口罩的人,甚至涨价几倍几十倍他们都买得起,但买不起的怎么办?如果库存有限,在疫病传播高峰期,通过管制让更多的人买到甚至随机发口罩给路人会降低整体风险,提高价格则会让很多人放弃购买转而成为整体风险的推进器,这笔帐怎么算?就我在医院工作的经验来看,真正需要口罩的往往是患者而不是正常人,患者如果买不到或买不起口罩,那就是移动的传染源。最差的情况,患者满大街吐唾沫报复社会,受益者初期还是那些买得起口罩的人,后期就没有任何受益者了。此外,政府对价格不作为所释放的情绪信号会造成更大的公众风险,例如公众会参与倒买倒卖与报复社会,到时候去宣传道德就会显得很可笑,价格你都不管让我们道德高尚,这不胡扯吗?很多公共政策与决策要考虑的事很多,啥都不管或许对市场调节有意,但民意崩了啥都会出现。

刚需买房可能是伪命题,但疫病传播期对于切断传播途径的需求是刚的不能再刚的需求了,后果既无法想象也无法估计,在这种相关物资上谈自由市场信仰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应该打包送到疫区去体验下生活,你可以在经济学各种主义上随意扯皮,但不要觉得自己逻辑自洽了就掌握了真相与真理,除非你能跟传染病谈判,然后给它洗脑你的万能市场理论。真解决问题时哪有什么万金油,还不都是就事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