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0 字

专利往事

1

所有小学老师在开学第一课时都会例行公事地问长大了做什么,应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基本取决于六点半的儿童动画里播什么,我那个时候沉迷于机器猫(后来才知道真名多啦A梦),所以毫不犹豫地说发明家。

2

性格这东西会伴随年龄增长发生变化,但自己吹过的牛皮含着泪也得吹破了才罢休,早年容易钻牛角尖的,为此吃了数不尽的亏。我的表姐曾戏言,别人是不撞南墙心不死,我是直到撞死心也不死。所以一年级这个许诺一直困扰到我高中毕业,期间我参与了无数科技创新素质拓展的活动,现在想起来可能一半原因是我音体美都是负分滚的料,另一半则是想圆了一年级的许诺。

3

大学刚入学时,我听说学院里有个老师拥有100多项专利,这立刻让我重燃了中二之魂。某天下午我蹑手蹑脚推开办公室的门,此时张老师正在拿烧杯烧开水泡茶。

4

换个角度来看,眼前这个毛头小子不过是个想写专利混点素质发展分的大学生,所以张老师胡侃了半天后告诉我,如果我能提出十个别人没想到的点子,那么下次就可以讨论下如何写专利的事。

5

十个?开玩笑,我的随身笔记本里从小学阶段累积的各种不靠谱想法怎么也有三位数,所以我回到宿舍精挑细选了二十个,第二天高高兴兴又去敲门了。

6

二十个全被否定了,这并不意外,虽然想法可以发专利但幻想是不算数的,我还没来得及感受挫败的感觉就被办公室外树阴遮盖留下的影子吸引了,然后我当场提出了第二十一个想法:高效率太阳能供电器。

7

想法很简单,光是普照大地的,但太阳能电池板本身即使做成黑的也存在反光的可能,所以我的想法就是利用光纤把光引到一个暗室里,然后暗室是全封闭的内壁贴上太阳能电池板,这样无论如何光都逃不出去,再不济也能发热来集中能量。如果光纤探头足够多或者使用团聚结构,那么接收面就从平面变成了曲面,同时立体结构的暗室要比摆在外面平铺的维护成本低很多,主要就是清理下光纤探头。

8

现在看这个想法里面科学成分少的可怜,连可行性都不大,几乎都是一厢情愿,应用场景也很模糊,不过张老师想了下没找到可以充分反驳的理由,就给了我个模版说照着写个说明书吧。

9

写说明书才是痛苦的,倒不是没写过,而是一查资料就发现自己连PN结等太阳能电池的基本原理都不知道,对工程上的技术参数更是两眼一抹黑,我是拿着高中知识来混的,大学第一学期也就多个半吊子高数背景,完全用不上。而且,那时候我还没有个人电脑,学校机房里的电脑各种乱七八糟的问题,同时那时候我资料检索的效率很低,关键词找不准还不会进行组合,写个文档也是晕头转向。

10

最麻烦的还是示意图,前面说过我音体美不及格,自己画都难看,而ps我到今天都不会。当时是用windows里的画图给出的示意图,画光纤团聚的蘑菇头结构时感觉眼都快瞎了。然而当时毅力还是有的,一通胡折腾后勉强张老师同意试一下。

11

提交专利申请是在南校区,原来的山东工业大学,建筑十分老派,当时提交了申请后啥感觉也没有,不兴奋也不失落,因为没工夫考虑这些事,大一的考试季到了。只要你足够忙,目标一个接一个,其实是不会有什么成就感或挫败感的,有那功夫感时伤春,不如多做些事。

12

大一寒假,我到省科技馆闲逛,发现他们有模块式的太阳能电池板很适合原型机,回家后我又去买了个铅蓄电池并把之前的一个手工灯罩打上了密密麻麻的孔用来放光纤,然而只要你的原型机不真正工作,这些都是徒劳,我的瓶颈很简单,是买不到光纤。如果那时的我有现在的知识面,估计结果会很不一样。

13

因为原型机没有做出来,所以张老师失去了兴趣,但专利却申请到了,是实用新型的专利。张老师说如果能有原型机是可以尝试发明专利的。虽然我是第一发明人,但带有田力普签名的专利原件一直都在张老师那边,因为山大自愿给张老师出专利申请费。

14

几年之后,专利事务所联系我说山大不愿意继续为一个原型机都没有的专利出钱维护了,我作为一个没收入的穷学生一年一千多的专利费也出不起,所以这个专利权利就算权利失效了。你现在可以在谷歌上找到这个专利,说明书是事务所润色过的,图也被重新画过了,其实有点偏离了我最初的意思,不过也有一次引用,专利发布不久后还被日本人翻译成了日文版。

15

我其实是先申请的专利后了解的专利制度,专利并不是通过授权阻止技术流动,相反,通过专利发布的技术是有利于技术流动的,你只要付费就可以用到,比自己琢磨效率高多了而且专利保护期过后技术就完全公开了。同时,真正关键的技术反而属于技术秘密而采用最原始的保密方法来维护技术独占性,例如可口可口的配方,一旦你申请大家就都知道细节了,能买到的技术都不贵。

16

与之类似的是开源软件协议,所有技术遇到过的坑都要重新走是没必要的,开源给出了知识累进的可能。另外,开源跟盈利并不冲突,这是商业模式的问题,自己锁死自己是很多人赖以生存的思考方式,虽有保护作用但没有必要,这个世界足够多样。

17

其实后来我也参与过其他专利的项目,名下确实也有另外的实用新型与发明专利,不过我参与度没那么高。我至少没有食言,算是圆了小学以来发明家的口号,虽然不是什么成功经验,但这堵心里的南墙最终算是撞出了痕迹。我很容易满足,现在已经不纠结了,撞过,挺痛。

18

最近陆续看到了其他国内外使用光纤引光做室内照明的报道,老实说只是我当年专利里的一小部分,而且我查了下他们的专利申请都在我之后,但比我之前也有人提出过。不过我依然觉得他们很厉害,因为这是我当年没有办到的且他们找到了很好的应用方向,我也并不清楚里面是否会有技术难题。光纤采光其实最大的问题在于晚上没有自然光,不过城市夜间光污染在光纤联动下也可以成为一种低能耗基础设施与资源,甚至有可能与太阳能电池板联动,白天发电,晚上导环境光。不过,愉悦感还是有的,就好像看到你的思想旱死在自己的田里但在另一片土地上生根发芽,虽然别人其实是独立想出来的。两个生活经历千差万别的人能在某个时刻想到一起也是挺有意思的事,不过教育让这事变得不那么困难,因为当所有人的理论基础近似,想法不会差太多。很多时候你说服一个人就相当于说服一群人,只要他们想法是类似的,很多时候这个人首先就是你自己。现代教育是标准化的,也容易一熊熊一窝,不要放弃质疑。

19

专利总是会涉及经济问题,这个没必要规避,我在专利上即没掏过钱也没赚过钱,申请人一直都是山东大学而我是发明人,涉及专利的经营我根本没接触过。这里我讲另一个小故事,我在加拿大的博后导师是SPME技术的发明人,H指数过百,滑大的一个特色是专利权归个人而不是学校,所以他赚了不少钱,即使原始专利过期了他还有后续的专利保护原始想法的延展。老先生给很多人印象就是在各种场合推广自己的技术,商人型学者,但你跟他聊会发现他的生活习惯这么多年一直都没因为经济条件改善而改变过,他那辆破车是我坐过最旧的车,比我年龄还要大,虽然他重视自己的技术但对其他领域及学科整体发展的的认识也很有深度。商人只是他的一面且他做的并不好,有化妆品公司用SPME分离到了一些开花过程中天然香味物质而赚了大钱,他也就是卖了几根纤维,专注技术不过多涉及应用即是优势也是劣势。现在他其实更想得到学术认可,毕竟2001年分析化学副主编评论了过去十年六项先进分析技术,SPME就在其中,而其余的陆续都拿炸药奖了。

20

时代在进步,十几年前的信息流动与今日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一个人想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就要预先储备好技能与知识,想法不值钱,把想法变成现实更重要。做科研后我发现很多人都喜欢藏着自己的想法怕被别人知道,这是一种无奈的生存之道,但永远不要过分寄希望于眼前,你能想到的,别人也能想到。别人可以抢你的想法,但抢不了你的人,而且抢想法这事从一开始就代表他认输了。你所要做的就是有勇气在别人否定掉二十个想法后提出第二十一个,有这样的自信才可能在学术圈里活下去。恶心人的事到处都有,与其跟他们纠结,不如无视,这个世界值得思考的东西太多了。

21

每个人都能提出自己的“高效率太阳能供电器”,看你想不想了,这点自知愚钝的我从来都没怀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