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4 字

再度流行的麻疹

三月去香港那几天正好赶上那边出现麻疹患者,所以回到美国后我妈就发了一堆自查表,要求我在屋里自闭,别给资本主义腐朽社会添堵。当时我也紧张了一下,不过网上一搜,发现纽约的麻疹患者更多,感情我是从解放区回的疫区,不过麻疹在美国的再度流行确实是一个值得思考的现象。

疫苗这事属于外部性范畴,对于恶性传染病,绝大多数国家是采用强制免疫的手段来推行的。道理是这样的,如果人群中存在一种传染病,那么当免疫率超过一个数,例如90%,那么几乎所有人都是安全的,因为此时传染病的传染中介被免疫人群的群众海洋阻断了,根本就找不到另一个不免疫的人也就实质上流行不起来了。然而,强制免疫是存在风险的,即使风险很低如果人口基数很大时也会出现个案,例如打了疫苗出现副作用什么的。不论在哪一个国家,个案的感染性与传播性都是极强的,负责任的父母是绝对会为千万分之一的子女风险买单的,因此很多人选择了通过医生来伪造不适宜打疫苗的证明,然后就不打了。如果大多数人打了而少部分不打其实不影响大局,因为传染病还是流行不起来。不过美国社会本来就有些社区是存在反智传统或宗教禁忌的,他们直接拒绝打疫苗,加上美国社群的居住隔离存在种族聚居情况,所以有些传染病在一些社区或偏远国度里一直保留火种。真正麻烦的还是传媒,前些年美国社会出现了反对疫苗的组织与游行示威,来源则是几篇证据并不充分的研究,把打疫苗跟自闭症啥的联系到一起。前面说了,父母在这个问题上是极其感性的,所以很多家长默默选了不打疫苗,毕竟自由社会也允许。然后外部性灾难就出现了,美国在2000年宣布了全境麻疹的实质消除,然而新世纪过了不到十年,新案例就出现了,到了2014年甚至出现了六百多的案例报告,最近这几年报告也不断出现,纽约的正统犹太人社区可以说是重灾区,今年报了两百多例。

要说出现这个情况有两个原因,一个就是前面说的现在新生儿免疫率太低,另一个则是最近几年全球人口流动实际更频繁了,如果A地出现传染病,几天内就可能传遍全球且多元化国际都市是优先重灾区。大家可以回忆下2003年的非典,交通枢纽带来了流动性,也提高了传染病风险,这也是很多机场一定要设置体温检查等入关要求,国家层面大家都是很务实的,开窗户可以来新鲜空气,要是来苍蝇就得加纱窗。最极端的案例就是北美大陆曾经出现的天花流行,直接把原住民搞成了少数民族,这也成了美国白人默认自己是北美大陆主人的一个原因。不过恐龙们的石头棺材板估计会压不住,要不是小行星,没准现在满世界跑的是带尾巴的恐人。然而这种强制免疫是集体主义或所谓集权的体现,在东方农业基础的文化里接受度相对较高,千百年来集中力量修大坝算是传统了;然而西方文化更崇尚个人自由意志与公平交换,一个副作用就使免疫成了外部性危机:我管好自己没必要参加免疫一样很好,但整体上就是会出现一些已经不该存在疾病的再度流行,个体受益整体受损。信仰自由市场的人总会觉得个人利益至上后整体也会最优,但实际上这个场景太理想化了,如果所有人都绝对理性,那么在一个宣布某种传染病已经消失的国家打疫苗就是单纯提高个人风险的行为而不应该采取,但当大家都对自己好时整体就必然面对死灰复燃的大风险,此时补救效果与成本均高于早期强制免疫,一个静态市场也许有理性人,但动态市场里理性人就是个幌子,前提可能随时失效。真正想消灭一个传染病,需要对全世界人口进行强制免疫而不是某个国家,这个目前不现实,因此流动性风险会持续存在。我懒得掺和市场是否有效的辩论,市场也许有效,但调节起来很滞后,等都回过味来已经造成流行了,很多时候不是等不了而是等不起。

外部性最强的案例是环境污染,个体或企业污染环境成本低而危害其实是公摊的,这样自私的个体必然导致外部性灾难。先污染后治理是最常见的模式,而这个模式从短期利益来看是合理的,但长期来看很多时候治理成本是远高于预防成本的。这还是体现了自由市场对理性定义的虚伪,理性可以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下可知信息的最优综合判断,但知识是累积的,所以理性人根本就是个动态定义,不同场景不同时间尺度的理性是完全不同的。但杯具的是更多的信息可能并不会帮我们作出更理性的判断,例如加州曾经认为海底生态跟人无关就对一些禁用物质实施深海排放处理,然后最近的研究显示深海被污染了且会传导到近海。应该说当时深海排放可能是比其他手段更好也对人影响最低的方式了,然而后来还是被证明是错误的。外部性问题很容易被确认,但解决方法就不容易提出了,不过单纯认为什么都不做就是最好的根本就算不上在解决问题而是激化问题。

外部性的另一个不易察觉的案例则是加班文化。社会尺度的健康效应的量化需要尽快完成,如果我们能衡量加班造成了医疗资源占用率上升及对经济整体的影响,那么加班很可能就是公司应该尽量避免或政府政策可调控的事情。假如加班让一代人健康风险提升,那么等爆发时造成的负面影响可能远大于加班带来的短期经济提升。这就像是军备竞赛,如果最后不来个世界大战,那么我们还要掏一大笔钱来处理过度生产的军火。也就是说,即使加班最终不会造成个人恶疾,过度的压力也会让工作效率降低进而人力成本相对上升,那些打了鸡血高呼自己说“真话”的“追梦人”不是蠢就是坏,算不过账的可能性小,打算最后甩锅给社会的可能性非常大。加班的效益进了公司的账但疾病开支却是员工未来需要自己支付的,这是一种转移支付。社会层面疾病发病率的提高带来的就是医疗资源紧张与误工损失的工作效率,它会间接减弱国家或城市活力,当然加班效益可能造就几个慈善家出来,但这种成就个人的方式背后的代价其实是很少有人关注的。简单说,加班文化可能降低社会整体幸福度而也确实能成就个别企业或个人,那么规则怎么定,游戏怎么玩是需要各方博弈的。

对个人而言,你得考虑到眼下可不是60岁退休了,平均寿命的延长注定是要延迟退休年龄的,年纪轻轻就加班过劳亚健康,你是打算白发苍苍时挂着吊瓶牺牲在工作岗位上吗?别忘了整体老龄化与少子化是实实在在的灰犀牛,哪来的勇气让你打算牺牲健康换工资的?要是连加班费都没有,那你只能依靠熊熊燃烧的梦想之魂了。当然,有梦想的人都值得尊敬。一个行业或国家都加班而另一些行业或国家不加班,那么加班行业实际在薅不加班的行业或国家羊毛来转移负担,最终出现行业准入门槛限制或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几乎是无法避免的。不加班的行业确实很多是特权垄断行业或金字塔行业或冗余行业,但有社会公认的工作时间限制还是很有必要的,不同行业要存在人员流动性来保障经济运行中可能遇到的问题,此时工作时间限制就很重要了。然而达成这种共识难度非常大,很多时候几乎只能依靠国家强制力例如法律或政府政策,如果目光短浅意识不到整体风险问题,管理者或既得利益者当然可以吃瓜看戏,让下面吵就是了。恶意揣测的话,如果加班可以减少平均寿命,说不定还能短期内减少整体社会福利支出,毕竟死的早了,这时政府企业利益一致那就不好玩了,烟草行业就是典型例子。

不加班会不会丧失竞争力?有可能,但如果加班可以提高竞争力,那么这样的人力资源其实最终都存在被机器替代的可能,眼下就是个成本高低问题。延长工作时间是所有提高效率手段里最笨的方法,当然很多管理者也明智不到哪里去。核心竞争力应该是企业不可量化的那部分实力例如技术优势等,如果延长时间就可以搞出来,那么根本算不上优势,技术一换代就得倒闭。但这说的容易,很多人可能就是在这样的行业里试图在被淘汰前上岸到管理层,明明是改变规则可以解决的事非要搞成人民内部矛盾去养蛊内耗。不过我相信更多奋斗中的人没觉得加班是什么需要解决的问题,加班文化就是好比不打疫苗,可以最优化自己但会提高外部风险,例如大家都加班那么所有人都要接受加班作为默认值的整体风险提高。对应的,如果所有企业都遵守强制免疫的规则,那么不见得效率会低,整体福利风险还有可能会下降,更有可能促进消费带来全行业繁荣,当年黄金周的设计就很有效地刺激了消费与需求增长,对于东南亚金融危机的缓解起了重要作用。要知道加班减的可是个体可支配时间,这个时间少了本身对经济整体也是需求疲软的体现,要还是伪加班蹭时长,那损失的更多。工作与消费都是经济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不明白为啥加班公司的管理层就一定认为加班文化是有益的,长期看加班文化对宏观经济整体应该是负面影响更多,对个人更是拿钱换命最后还发现赚的不如花的多,希望有人拿实证数据打我的脸。其实如果正面影响好的话,西方应该不会像现在这样强调工作生活平衡,社会进步靠效率,但加班没有实质提高效率,其外部性反噬会最终回归平均效率,这可能是自由市场角度的解读吧。

对企业而言加班一定有益?我们考虑两家竞争公司且都提倡加班文化且所有员工的生活必需品与改善品都从这两家购买,而他们竞争的是存量市场,那就比较搞笑了,两边加班其实都是在搞产能过剩,还事实上消减了员工消费时间,员工规模大的话也就是缩减了存量市场,这笔账算下来是双输,只是看哪家输的少罢了。市场扩张期搞狼性加班存在合理性,不过如果搞到长期的企业文化里,怕不是CEO被哪家活佛给洗脑洗傻了,如果能把资源更多放到了解市场需求上多思考要比线性延长所有人工作时间要更有效,把员工当牲口看对外嚣张对内养蛊的话企业寿命长不了。现在确实没有啥百年老店了,但短平快赚快钱企业的员工其实是火中取粟,最后甩一堆中年危机去提高社会整体风险,这样的模式盈利赚钱走上巅峰成就个人都没问题,就是不具备可持续性。如果企业从一开始就注定不具备可持续性,那么确实保障最低最高工作时间是无稽之谈,而服务业很多业务其实就是不具备可持续性需求来支撑,这个矛盾是每个人都需要事先看到并思考的。有些行业的泡沫是会最终破掉的,有些行业是一定会转型的,现在活着的人很大概率是会在职业生涯中转行的,钱很重要,有个能转行的身体也很重要,这些外部性因素企业确实不会考虑太多,但个人跟政府都要考虑,企业可以垮但人还是要活下去的,政府也是要维持长久运转的。

诚然外部性问题不会这么简单,但人口增长趋缓后绝大多数行业其实已经进入存量市场了。这时候加班拖时长不如低压激发创新来的竞争力强,你要跟我说高压出创新大力出奇迹我也没法实证反驳。我只是单纯讨厌愚蠢的单向性思维,例如不打疫苗、例如放任环境污染、例如全员强制加班,虽然这本身也是单向性思维。解决外部性我倾向于从游戏规则设计入手,去借鉴先进管理经验或自然界中的自发过程,但放任自流我觉得对人群尺度是不合适的,明明可以跳过去的坑还要往里钻,搞出些疾病重新流行、极高的污染治理成本或整体幸福度下降的蠢事是文明倒退,虽然好像文明倒退越来越可能发生,历史上也确实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