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7 字

转世问题的理论困境

伟大的革命导师奥夫考斯·IM·澈丹隐仁波切曾预言,转世问题将成为21世纪的显学,一语成谶。

最近看到一个高中同学在吁乎上关注了一个转世问题,按我对他的错误理解,这货一身的文艺细菌怕又是出什么炎症了。于是乎本着落井下石的心态我抢答了这个“如果轮回是真实的,人为何失去前世记忆?”的问题,当然肯定没看其他人的回答,上千个我也看不过来,然后杠精就来了。我倒不怕杠精,关键人家还都回答挺认真的,当然在浏览了其他答案后发现这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啊。

下面是我的答案:

如果轮回是真的,当前世界上一半多的人前世应该是动物植物微生物,因为转世用的记忆赶不上人口增长。

农业革命前,世界人口1500万左右,农业社会出现后到第一次工业革命中的1804年,世界人口才到达10亿。之后的两百多年里,这个数字变成了70亿。但并不是说1900年到40亿,事实上这个时间是1974年,甚至到达30亿都是1959年的事。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人的前世是人,那么人是不够用的。所以轮回理论需要符合人口增长的客观现实,为了凑出现在的世界人口,建国前死的人都不许轮回,不然填不上这个坑。

当然你可以说人的前世可以不是人,生物就可以,很遗憾,同样不成立。从元素守恒角度看,工业固氮技术出现前生命总量被氮素限制,现在我们体内蛋白质里氮元素有一半的来源是工业固氮,某种意义上我们自己就是工业制成品。生物量大爆发与物种灭绝伴随工业革命出现,也就是生物轮回也要符合数量增长现实,现在是供不应求,几百年后又会是供过于求。如果轮回成立,它得解决这个供需平衡问题。

现实中确有认为自己有前世的说法,如果成立,轮回机制需要解决谁轮回谁不轮回的问题,怎么看不搞出个平行宇宙都说不通。当然你可以说一份记忆分多份轮回,这可以解决当前供不应求,那么人口下降或环境破坏生物量下降呢?轮回需要解决多份记忆一份轮回或选择轮回问题。要想设计一个逻辑自洽且稳定的轮回机制,可能比想象的要麻烦得多。

不过在当前的供不应求期,人为何失去前世记忆的答案套用上稳定轮回理论很简单,因为没有前世。

顺带一提,根据人口增长的空间分布,我们这代人死了要是转世大概率出现在尼日利亚或穆斯林国家,所以请考虑记忆的语言不通问题。

总之,轮回出现在人口缓慢增长的农业社会时期是说得通的,但经历过人口爆炸的现代要想说得通,怎么也得科学发展观武装下理论吧。

其实这里面是有夸张的,而且很明显前面部分也是照搬了之前博客内容。然而杠精的理论很快就突破了地球的限制,认为外星人(确切说是异世界)也有参与地球人轮回的资格,并认为生命在时间尺度是守恒的。我觉得类似守恒这样的话千万不要随意说,生命应该算一个有序系统,神奇的热力学第二定律告诉我们,有序系统的产生会导致熵增,转世成立的话相当于我们可以重构一个有序系统,这倒没啥,关键你加上守恒后就说明熵增的速率有上限跟反复且一直保持不变,我比较愚钝,但感觉这可以构思出一部挺不错的科幻小说了。

然后又有人说轮回是一个选择机制,有的人进入有的人不进入,我觉得也说得通,但得想好怎么解释谁转谁不转,凭什么转,概率多高。另外如何判断转,打个比方,我很久前一直认为自己把一份笔记搞丢了,结果前两天才发现ifttt在印象笔记里自动存了一份,也就是记忆会有错误,转世时会不会修正错误,前世的错误观点会不会继承。这很重要,如果转世成立,那么自然选择的效率会大大降低,因为不合时宜的东西好容易被生存压力淘汰了伴随转世又回来了。如果转世成立,也需要符合进化论,那么这个转世的筛选机制如果随机会降低自然选择的效果,如果定向那就说明转世系统还需要一套价值判断体系,这个就比较麻烦了,因为人类的价值观不是一成不变的。狩猎采集时杀婴再正常不过,现在进监狱是跑不了了,转世的价值选择如何稳定,是摆在转世理论上的一个进化论难题。

另一个打补丁的说法是人类有文明后才开始转,然后为了凑出现在的人口又会出现什么情况呢?第一个问题是起点问题,从人属的所有人种算还是就算智人,考虑到智人几乎灭绝了其他所有人属的人种,算这段历史因果太多,这倒支持原罪说。不过这会是个异常缓慢的累积过程,曾经生活在地球上的人到2011年估计有1167亿,这个数中间不算投胎是够了。假设世界人口最终稳定在100亿,创造了累计1500亿人口,那么平均寿命不能超过15岁,不然转世周期就会时长时短。显然平均寿命不可能15岁,那么转世的记忆就面临通货膨胀与通货紧缩的问题,所以也需要经济学理论的支持。

其实说白了,转世要解决的不是今天的静态问题,而是如何跟事实不矛盾,除非转世机制早就知道人口会爆炸,技术会进步,否则无法事先留出这个人数。从这里可以看出,如果有这个系统,那么我们需要及其复杂的运算量来维持秩序,这多出来的熵增算谁的?现在流行的宗教多起源于农业社会,人口受马尔萨斯陷阱影响相对稳定,估计设计教义时也没考虑人口爆炸这个问题。不过,其实宗教也是一直在改革的,很多教宗可能是半个无神论,这一点都不矛盾,反而很正常,因为当一个复杂系统加入一个神后可能会崩溃,所以其实很多信教的人信的是自然主义,主张神创世之后就不干涉了,让自然规律起作用,抛开起点,这跟无神论几乎没区别。我觉得这是理论进步,能解决更多的实际现象或放弃解决因为自己存在而出现的矛盾。

其实扯这么多,我并不否认转世是存在的,只能说是存疑的,需要解决的理论问题实在太多。当然我肯定听说过那一套纪录片与万维钢写的关于转世问题的考察,但这个问题考察起来难度是非常大的,现象成立不代表理论成立。弦论有五种,互相不同但都能解释现在发生的现象甚至无法验证,所以霍金认为M理论可能不错,我当然看不懂M理论的数学推导,但认可基于模型的实在论。也就是说,现实是可以被多种理论同时解释的,没必要存在唯一的真相,从这一点上看,其实也算不上实在论了。我们只能通过模型去认识世界而应该永远无法得到全景,这个限制可能是生理限制而无法突破。

只要认可这一点,基于模型而互斥的观点其实可能都对也都不对,没有唯一的可能,这样的世界可能是最真实的。宗教在理论进步上很难接受这一点,因为这样信仰过于空虚,跟没有也没啥区别。不过信仰这东西现在确实更流行了,信仰专家、信仰权威、信仰互联网…人类越来越需要通过放弃质疑来获取内心的稳定与办事的行云流水,这跟社会发展不矛盾,但会从内部分化社会,突然有一天会猛然发现自己就是复读机的转世而十分沮丧。不信你重新读读我前面那个答案,会发现下面这几段就是复读机。

当然,信仰还是要有的,万一哪一天就破灭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