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9 字

代沟

6月的最后一天,在我刚打铺盖滚蛋后又经历了一把航班取消。因为这多出来的一段插曲,让我有机会接触了同行的旅客,从他们的行为中我看到了一个更为真实的代沟。

对于任何一个个体而言,其认识世界的方式都是经验的,但对于多数事又是经验不足的,偏见多半就是这么形成的。打个比方,A用了某种安慰剂后某种慢性病感觉变好了,那么无论你怎么解释这是安慰剂,A还是会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这个药剂是管用的。现代社会你不可能让每个人都去精通各种技术与概念,这样造就的后果就是大家都很现实的去关注结果。同时,现代社会的运作又是为一个陌生人社会而服务的,高技术与法律很快地成为了社会规范。然而,从万能的进化角度来看,我们的身体本能更喜欢熟人社会的处理方式。这样叠加后的结果就是意见在人群中的割裂,同时这样的割裂是带有一定互斥的且人群内部意见相对一致。

那么什么最容易将人群割裂?生长轨迹,如果你成长过程中有人跟你经历的越相似,你们对某件事的看法就越一致。那么生长规矩如何更相似?年龄。我的同学经常说的一个段子就是:

我们这代人很有意思,中考防非典要测体温,高考世界杯跟禽流感,大学毕业又是世界杯配合甲流,都踩点了。

其实这是幻象,因为世界杯总是四年一次而所有经历非典的人那年都有几个月过的是天天测体温的日子,禽流感影响了两个年度,至于甲流,你不说我都快忘了,不是年年都有流感吗?

但正是因为我们共同经历过,所以才会觉得不一样,很少有人去思考别人那时候在干什么,正如别人也不理会你一样。

在机场延误后有些大妈就很好的表现出了当年红卫兵或红小兵的革命意识,一味的上纲上线讲大道理。但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她们背后那种绝不吃亏倚老卖老的心态,太熟了,扯那么多的话本质就是一点:多赔钱。然而机场的地勤又是典型的8090后,打小家里伺候起来的,受过一定教育,开始也是不断陪笑脸,但对方一旦突破了底线马上就爆,工牌一扔就不管不顾。这下大妈就更不干了,我装了这么多年孙子现在也算个长者,怎么说你两句就不行了呢?不是不行,只是你没找对人。地勤的想法是我先是人后是地勤,你得先按对人的基本礼仪对我我才能服务,而大妈的看法则是你作为地勤就是服务我的,我延误了没撒气你怎么还敢顶撞我让我理解你?这个冲突的关键点在于航班的延误根本就是同时违背航司与旅客利益的,你们之间都有损失但损失的来源是天气等不可抗因素,跟对方没啥关系,有什么可生气的?

进一步讲,这个冲突其实也可以用现代社会的风险控制策略来减少,你们找个保险公司来摊薄风险不就得了。一个航空公司每年因延误损失100w的利润,这部分主要都是处理航司跟旅客的冲突,你拿出80w投保还是净赚,而旅客也花费20w投保,这样出现延误对于个体而言也没必要冲突,反正我损失的时间成本有保险公司来承担一部分。要知道有冲突情况下双方损失的要比保险公司理赔的会更多,这样通过精算保险公司也赚到了钱。这样当出现的不幸的情况各方都不会太激动,因为有保险补偿机制,绝对的大损失变成了可控制计算的损失,那样双方就没有什么必要去争执,一起携手感叹老天爷变化无常就可以了。

但这里面最怕出现的就是有人认为通过吵闹可以获得更多的回馈或让自己感觉更好,一旦有人使用这个策略,那么整体上附加的保险机制不但不会是正面效应,反而成为了让问题复杂化的导火索:因为双方都可以有恃无恐的去做让自己利益最大化的事,这便成了囚徒困境,最后都输。

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去搞全局最优,同样也无法阻止别人追寻个体最优,这样的后果就是不同个体会回归到各自的认同群体里寻求共鸣。当1v1变成了100v100,那么这时候的意见鸿沟就成为了整体意志或者荣誉,那时候就是各说各话了,反正对方是不会听的。

产生意见割裂对于多数问题的解决是无益的,如果不能调解,那么只能分裂。因此对于一个团队,年龄构成最好多样,这样内部无法抱团,大家会在熟人社会本能驱使下寻求共鸣,这时对于解决问题就有了更多的视角。其实所谓代沟都是每个个体把自己放到了一个虚拟团体中去考虑整体意见并加以区别了,没必要,直接交流就会带出你自己的特色,这样还可以收获其他年龄段的看法与观点。

个人的修养中,能够跟不同年龄背景的人去交流是很重要的,一味的顺从与反对并不能增加你见解的深度与广度,交流时注意对方的思考方式,识别出对方思维的优势与盲区可以让你更好地注意到自己行为中的问题并锻炼从整体思考的能力。当然,改不改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而整体思考能力的用法就见仁见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