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4 字

帕斯卡的钱包

如何做慈善?是跑到穷苦山沟里建学校?初一十五舍粥?还是说——做科研?这周Vox的一篇文章给我安利了一个概念:有效利他。

对一个有效利他主义者而言,做慈善眼光要足够长远,头脑要足够理性,行动要足够高效。换言之,如果你打算让世界变得好一点,就要有足够的智慧去经营。举例而言,你是个金融博士生,可能打算用假期去支教,但很遗憾,你这笔账算的可能太贵,从经济学上说就是要考虑机会成本,作为金融专业人士,你并不一定擅长教学但你却可能擅长运作资本,同样的假期你可以让一笔钱翻一番,然后捐出你的利润改善乡村教师待遇就是你最佳也是最有效的利他策略。也就是说,有效利他带有现代经济社会的基因,那就是追逐效果最大化。

所谓最大化,我们就必须要做对比,A问题比B问题严重,那经费就毫不犹豫给A,不用在乎B问题可能存在眼下奄奄一息的受害者。毕竟长远来看,有效利他主义者的每一次行动都可能降低了更大问题的风险。那么长远怎么看?尽量公平的去看,人类活到现在累积个体有1080亿,如果人类可以生存5000万年,那么总累积人口将会有30000000亿,这些人都应该是平等的,起码在有效利他的伦理中是平等的,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着眼当下的严重问题以维持人类生存5000万年的概率最大化。在这个视角下,当前的70多亿人中的几亿贫穷人口简直可以看作计算误差,所以改善他们的生活不是有效利他主义的首选,他们的首选有且只有一个目的:让人类这个物种生存下去,其他都可看作扯淡。

好了,下面我们来谈谈这个逻辑的问题,在问题之前先来个名为帕斯卡钱包的思想实验。有一天帕斯卡遇到了一个强盗,但这个强盗没带枪。于是强盗就说小帕你看咱们都不容易,我今天真是走的匆忙,要不你先把钱包给我,明天再来这里我给你看看我的枪?帕斯卡当然黑线了,直接拒绝。这时强盗说要不这样,你钱包里有多少钱?帕斯卡说10块。强盗说你先给我,我明天到这里给你100。帕斯卡这时快疯了,鬼才信你!强盗说要不看你也是搞概率的,你告诉我你有几成概率相信我?帕斯卡想了下说千分之一。强盗说那好,你钱包有10块给我净损失10块,我明天到这里的概率千分之一,那么我许诺明天给你两万块,这样你的期望收益就是10块了对吧?那我许诺给你两万,你把钱包给我。帕斯卡想了下也觉得这笔帐比较合算,就把钱包给这个没带枪的强盗了。

这个思路很滑稽吧,但这恰恰是有效利他主义的逻辑。如果发生小行星撞地球的概率只有千万分之一但一旦发生就会造成人类生存概率的极大下滑,理性的人会把损失乘以概率得到期望,当这个期望对当前而言可以用一定量资源就可以避免,那么我们就该为了大多数人去投资这类项目。其实就是一个投资的思路,当某项目成功概率很低但成功后受益巨大,那么经济上就该投资。不过这个逻辑的问题就在帕斯卡的钱包思想实验中体现出来了:未来那么低的概率是否值得托付?抑或是我们当前目光太短浅?

所以对于有效利他主义者而言救助小猫小狗什么的都是浪费,钱要用到刃上,为此他们给出了一个清单,在这清单上的就是真正重要的,其他的都是感性泛滥的资源浪费。其中主要的十二件可能对人类生存构成威胁的是:气候剧变,核战争,全球流行病,生态崩溃,全球经济崩溃,小行星,超级火山爆发,合成生命,纳米技术,人工智能,全球暴政以及未知的未知。怎么样,听起来是不是很科幻?但确实有那么一批人给出了这些事件可能造成人类生存危机的概率,虽然低的可怜,但考虑上30000000亿的人类共同体,任何降低这些事风险的行为都是有效利他主义者所追求的。

说到这里你可能觉得这些人大概脑子不正常,也确实不那么正常,这些人构成的组织一般都设在硅谷,而他们多为高科技从事人员,不乏Peter Thiel与Elon Musk这种明星大碗,所以他们不是想想就算了,而是真的在做。而他们认为所有这些当中人工智能可以有效提高生存概率(虽然存在AI灭绝人类的可能),所以这些有效利他主义者的钱没有走向非洲而是进了硅谷,投给了AI开发人员。

从传统意义的捐款到AI研发,慈善这个概念正变的目的越来越明确,行事越来越功利,但你不可否认,他们确乎是在做一些对他人有利的事,只不过这个受惠人中我们在世的这70多亿可能也只是个统计误差。确实,在有效利他者看来,关注眼前的伦理还是太过自私;而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他们所做的就像是帕斯卡钱包实验中的那个强盗,拿了我们现在的资源,阻止了未来虚无缥缈的危机。

有效利他主义是慈善事业的终结者,他们可能是英雄,也可能是患者,得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