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1 字

来自未来

是的,最近在你们的时代发生了很多所谓穿越者的事件,很遗憾,他们大都是受你们那个时代科幻小说、神秘学与新闻的影响炮制出来的,少部分真实穿越并没影响历史,所谓的提醒都是后验的与徒劳的,真正的时间穿越非常困难,这里解释下这个过程。

首先,我们从未改变过历史,因为我们已经存在于历史,穿越者是一份正常工作,就是去搜索填补那些历史上真实穿越者的记录。我们在回去前事实上已经有了自己过去发言的记录,原样照搬就可以。然而,我们并不能以物质形态来回到过去,只通过信息流方式。除了时间回溯技术,空间定位技术也极为繁复,星际坐标参考系的计算量非常大,所以时间穿越并不频繁,且很多的信息流被传到了无意义的地方。时间间距越长,信息流就越难建立,很多穿越者声称自己来自不远的未来是合理的,但物质穿越是做不到的,另外骗子也利用了这一点把自己的推测包装成未来。所以任何自称穿越普遍的穿越者都可以看作是骗子,如果信息流穿越是普遍的,从这项技术出现的时间点到21世纪信息滤波器自组装技术完成的任意时间点都不会存在技术壁垒,历史上会呈现技术大爆发。很遗憾,我们没有看到这个景象,或者说我们的记录显示技术大爆发是累积的必然结果,跟穿越者干涉毫无关系。

是的,我们更多时候是观察者,上帝视角就是未来观察视角,我们观察过去的你们,我们的未来观察我们。每个观察期最长间隔50-100年,通过未来观察者我们大概知道了我们的最终结局,并不意外,而我们已经知道了你们的结局,也并不意外。平行宇宙是流行于20世纪到现在的一种自洽理论,我们也并不能完全否认,然而根据我们的观察并没有有说服力的证据支持或观察不到这类证据,历史从未被改变,即使我们尝试信息流干预结果也没有变化。你们无法想象我们在最初发现时空信息流时的喜悦,我们以为一切都有了改变的可能,然而无处次干涉的后果并无影响,好像从干涉那一刻起我们的历史也变动了。有次有个研究人员给自己的祖先传送了乐透密码,但每次传过去我们都会发现输错了一部分或全部,我们穿回去的信息总会出现噪音,理论上永远无法修正。后来我们尝试传送一些宇宙常数,结果也发现传回去的记录与历史记录是一致的,这不意外但都是错的。

我们知道你们希望通过一些事实来验证来自未来的真实性,但观察就会一定产生干涉,这是理论限制。我们不确定多大干涉会导致我们时代的利益受损,虽然我们的观察者声称这是无所谓的事,你们那个时代虽然没有鉴别能力,但怀疑能力还是很普遍的,真的都能找出漏洞。但也总有相信的人,好在那些对历史进程有影响的人基本不关心穿越者提供的信息而是相信他们自己的判断。我们并没有所谓干涉过去的伦理限制或法律限制,从一开始科学家就是抱着干涉过去的目的开发了这项技术,所以我们当然会知道过去彩票的号码、地震的日期与我们这些穿越者在历史上引发的讨论,然而一切都是徒劳,没有一次是成功的。我们时代的未来观察者告诉我们这里面牵扯到了时间的一些物理性质,他们也没完全搞清楚,只是知道他们也被观察着。

我们推测观察者的最顶端是创始者,他掌握历史的细节并启动了历史的进程,也就是说所有的历史都是创始者的一次模拟,宇宙的起点在未来而不是过去。而更久远的未来则可能启动了创始者的那次模拟,或启动了创造创始者的创始者的模拟,信息衔尾蛇就是这样周而复始运作的。观察者与被观察者存在信息流后门,然而创始者与创始者之间被一个物理规则隔离了,所以我们永远无法验证。这是个造成了很久的误解,历史上人类认为在宇宙起点创世,但其实创世是出现在未来,是由高度发达的文明通过规律模拟仿真来完成的,当然他们只是通过物理规则衔接了时间的起点与终点,并不是你们宗教中造物主的样子。其实你们这个时代就已经通过热力学第二定律知道了时间的终点,也知道宇宙有起点,后面会有一次测试证明这两个点其实是一个点,未来通过模拟间接创造了过去,过去的发展最终会达到未来的模拟制造能力。同前面提到的技术类似,你们的时代还做不到验证真假,只能选择相信与否。

宇宙射线的不连续性是未来创始者的一个证据,且我们在自己的模拟中也发现了这种内生不连续性。顺带一提,目前跨时空信息流也是依赖宇宙射线的某种统计特征实现的,只是我们还无法很好控制,我们的观察者也无法控制,限制是理论而不是技术,信号只能通过包含噪音的方式传回且无法控制哪一部分是噪音。你所看到的这篇文字是经过被观察时代滤波器整理的且与我们的真实存在偏差的,但原样照搬了历史文本,我们确实费了很大事来搞明白产生这样的文本需要怎样的加密原文,但只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定向准确传输在不考虑计算资源的条件下是可行的,问题是计算资源从来都需要考虑,特别这种计算功耗极大,但如果仅仅是观察就容易很多。这也是我们无法与更古老文明交涉的原因,那些时代的信息滤波器无法远程远时间自组织安装,21世纪的滤波器则可以用一种很特殊的方式实现。我们可以说,但你们不会听懂,且有个未来穿越者把技术细节封存在你们时代的一种区块链技术中了,这还是去年最大的信息考古发现,然而如我们经历的,一切毫无影响。没有信息流技术的出现,自组织滤波器并无应用价值。至于信息流技术,要等一个历史契机,否则我们给你们技术细节也白搭,技术与想象并非难事,你们要等的是实现的那个人具备相应知识重组出原型机的一天。

这种时空交流的低效似乎是模拟写死的,据我们观察者的情报,他们的观察者尝试过高信噪比的信息流传输来实现技术跨时代普及,然而成功率低到忽略不计。没错,有成功案例,但考古学家最后证明那不是信息流的功劳,多数纯粹是因为某个人的误操作,极少数我们也解释不了。我们现在更多是观察过去的历史,或者说从一开始最成功的案例就是对历史进行观察,这个观察与干涉原理基本等同,但观察的保真度更高,干涉也几乎低到可以忽略。有段时间大众热衷于祖先传记类视频的制作,但很快大众就被里面真实的情况吓到了,许多市政府立法禁止了个体导向性观察,不过伴随社会伦理的发展,目前也没了限制。本质上,我们与你们可以看成存在遗传联系的两个物种,社群文化与伦理都已经完全隔离开了。因此,真正穿越者不会关心自己或自己谱系的过去,这对我们毫无意义,就好比你们不关心尼安德特人是否赚钱一样,这些变化最终都会因为我们与你们的认知鸿沟而变得虚浮。

我们还是可以给你们大体描绘下未来,其实这个未来你们这个时代也是可以预见到的。首先,寿命上限是被物理化学规律写死的,原生人类即使消除了缺陷基因与不良环境,寿命也没有超越生理极限,活到100岁对大多数人依旧是个梦。对少数人而言,更换衰竭的器官或使用机器供能可以延长生理寿命,但生活质量大不如前,在原生人类运动之后,义体化技术被严格限制了。其次是人工智能,21世纪初期的AI焦虑症非常严重,很多人其实是妄想成分更多,人工智能也是人智能的延伸,越是像人,出错率就越高,真正有威胁的是机器智能,不过21世纪的机器智能并没发展起来,大把精力都投到人工智能上去了。然后就是气候变化,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被一个时代忽略是很有意思的,后果你们这代人就会看到,不必关心我们的处境,我们处境好坏都已经适应了,也付出代价了。然后就是虚拟现实与网络的发展会超乎你们的想象,真实的东西所带来的体验我们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模拟出来了,所以真实的感受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区别不出来。以国家为单位的政治在我们的时代看来是很无聊的东西,纯粹资源内耗,但你们引以为荣,你们之后会经历以城邦联合体为主体的时代,然后进入我们的时代,国家概念一直存在但重要性逐渐消失。宗教与神秘现象在我们的时代也有,不过已经是极少数人关心的事了,我们有替代品来让精神生活自洽,虽然我们已经知道自洽根本不是历史与个体生存必需的东西。

我们将二十世纪二战结束之后的一百多年左右时间称为人类文明的鼎盛时代,不止人口出现了高峰,技术也出现了高峰,且自然人文环境相对美好,战争、瘟疫与灾难规模也不大。我们穿越技术所需的基本工具你们的时代就已经都制作出来了,但没有组合出来。这一百多年经济的繁荣、多样性与可选择性之后从未出现过,我们羡慕你们那个时代,但你们也许也会羡慕我们时代的一些特点,你们与我们的时代都存在严重但不致命的缺点。我们的观察者告诉我们他们时代的模拟游戏里最多人选择的就是你们这个时间段出生,他们的模拟游戏需要完全放弃自我,真实观察根据你们时代模拟出的一个个体的生老病死,被观察个体死后游戏结束,观察者带着个体的记忆回归真实。也有人认为那不是模拟,那就是历史,但我们的历史数据并不支持这个观点。这不是说未来不好,只是我们称你们的文明为人类文明,我们也是人类,但文明完全不同了,我们的繁荣鼎盛你们无法理解,虽然我们大体可以理解你们。好比石器时代的人无法感受互联网的优势,但你们能体会石器时代如果出现铁制品意味着什么。

我们根据历史记录选了这个账号发布这篇文章,这个账号的主人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根据我们的记录这篇文章在发布时也没有引起什么影响,不过会在后面的时间点上被当成虚构作品发掘直到我们的时代得到验证为止。根据我们的历史记录与模拟这个账号的主人生性懒散,不会主动发布这样的文章,因此我们只是填上这个坑完成这个“自洽”闭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