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7 字

战果蝇

高中时作为实验班的实验品,我被动参加过各个学科的奥赛,除了生物以外都是一轮游。而进入复赛就意味着要学大学教材,显然生物老师也没真认为会有人走竞赛道路考学,所以她从隔壁大学搞了一大堆教材放在办公室让自己去领读,成绩全靠悟性。我当时属于三不管,老师、家长、班委都不管,存在感超低,所以通知到我的时候桌子上只剩了一本,还是本微生物学。

要知道生物竞赛里微生物的分量跟名字是比较搭配的,就是特别的微。虽然到现在我还很清楚的记得革兰氏阳性菌跟阴性菌的区别,然并卵,考试里就一两道选择题。最后结果就是一塌糊涂,全靠蒙。但遗传学三定律我还是有印象的,第一定律分离,第二定律组合,第三定律连锁交换。这个第三定律属于超纲内容,但我当时可看的很兴奋,尤其是里面的果蝇实验,翅膀眼睛来回变感觉特别神奇。

这就是我对这种只有四对染色体生物的全部印象了。然而,长期被填鸭的我似乎忽略了一个基本问题:为什么是果蝇?确实,学生阶段的学习是毫无保留的相信,但凡事都有个原因。果蝇作为模式生物除了染色体少形状好控制外,最大原因在于好养活,繁殖快。看上去似乎也没啥,但最近我真切体会了所谓繁殖快的概念。

我目前住在多人公寓里,厨房是公用的。而我做饭的理念跟环境样品前处理是相对一致的,那就是能用一步法绝对不增加步骤,所以我基本都是大米、水、蔬菜丁、熟食、调料直接混合后用小电饭煲煮,20分钟完成后直接用电饭煲的内胆吃(主要为了少洗一个碗),米饭跟菜肉都是熟的,都不用盖饭,自组织成形。其实多加点水换成面也可以,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个做法绝对是口味跟时间的完美平衡,没有任何油烟,低油低盐很健康,虽然某人视察后认为这跟猪食似乎也差不太多。说这么多就是表明:我几乎不用厨房,垃圾也是自己处理自己的。

然而我的房间距离厨房是最近的,最近发现屋里越来越多的飞虫,而且这些虫子完全不怕人,虽然也不咬人,但实在很烦。作为实验学科出身,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要观察。在仔细观察并比对了网上图片后,我确认这是一种果蝇。而且厨房的冰箱底部也出现了大量果蝇尸体,这是虫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我陷入了深思。然而懒惰战胜了行动,我还是觉得顺其自然,自生自灭。

然而到了上周末当我再走进厨房时,果蝇已然自组织形成一片乌云了,这就不是忍不忍的问题了,这个生物量已经可以跟人抢吃的了。我跟3号房小哥商量了下认为,冰箱是主要原因,于是我们费了半天劲打扫了不知道几年每人打扫过的冰箱。然并卵,等第二天打开房门时,依然乌云密布。然后我跟3号房小哥都看向了厨房的一角,那里有一个我们俩都不用的垃圾箱。

“会不会源头是这个?”

“不至于吧,也没多少虫子在上面飞”

“上次清理垃圾箱是啥时候?”

“不知道,我没用过”

“这么巧,我也没用过”

“…”

“…”

二号房住的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哥们,深夜会跑到客厅里抽大麻,而且他不做饭。也就是说,这个垃圾箱很有可能好几个月没清理过了。

“我下去把垃圾箱倒了,你开门”

“好”

这条路我不知道是怎么走完的,因为当我出门时不小心打开了盖子,一团黑云散开后,下面是蠕动的白色小生命,整整一桶。那一路,我差点憋气到死,但留了一路的轨迹,整个9楼楼道外加左侧电梯都飞舞起了小生命。而来到大垃圾箱面前,我发现了一个更尴尬的事实,这个玩意怎么分类?算是厨余可堆肥还是不可回收?毕竟理论上都是有机物。然而当时的情况不容多想,因为我快憋不住气了。

没有犹豫,我连垃圾箱带一箱子蛆一起扔到不可回收里了。扔下的一瞬间我转过了头,补充了空气,义无反顾跑回了公寓,那场景,有点像逃离翻车现场。但当我进到电梯后才意识到另一个问题,我好像进了那个刚才下楼的那个包间了…

回到公寓,我跟3号小哥制作了捕捉果蝇的装置,到现在五天,差不多每个都收集了一层尸体。而乌云已经消失,房间也再次回归了正常。中间某天,2号大仙无意中说到,上个月他买了个西瓜,吃了一口不好吃就扔了。

写这么多就是想问问:为什么冰箱冷藏室底部会出现果蝇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