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5 字

回国休假记(下)

22

本来不想写了,但前面写了个上,所以虽然可以不写中但下还是要写的。事实上这段时间我几乎维持了最高的写作频率,有些部分显然没有想好就动笔了。原因很简单,我几乎肯定很多感受会伴随我年龄增长与记忆衰退而消逝,如果我不写下来,就没法给未来的我下套了。事实上,我一直被之前的我各种形式坑,以至于我经常怀疑自己是从另一个时间线切过来的,有时读之前的文字会感觉完全是另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但如果是熟悉的陌生人,我天然会有一种开玩笑的恶趣味,毕竟生活多艰,如果跟别人开玩笑总是有风险,那不如给未来的自己下套或留谜题。类似那种历尽千辛万苦打开一个宝箱后却发现里面放着一张“谢谢惠顾,欢迎再来”的小纸条一样,而这张纸条在你看完后就化成了灰糊一熊脸,这大略就是我的风格,当然也许你会发现这灰还有点甜。

23

淄博小城只被两种品牌的共享单车占据,一种是小黄车,另一种没听过但可以用支付宝扫码,而后者有电动车版本。我坚决选了电动车,因为在看过《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奇诺之旅》与《道子与哈金》后,我一直想象自己某天骑上摩托车满地图跑的场景,毕竟自行车蹬着累。但真实骑过后,我觉得虽然这个 360 度全景天窗的移动设备用起来比较爽,但凉风在速度加持下还是比较刮脸的,不过可以想像到了夏天这种兜风还是比较凉快的。自行车则不然,冬天骑有暖身效果,夏天骑总有种蹬自行车发电带动风扇吹干蹬自行车出的汗的感觉。

24

如前所言,我假期沉迷游戏去了,虽然也许大概我在那篇博客中找了不少冠冕堂皇的理由,但确实耽误事了。其实写那篇文章时我刚第一次打通关,然后第一段应该是“……沉迷了大概一周”,但实际写完时都过去两周了,而我又通关两遍,所以给改成了“一段时间”,事实上在回路上又玩了一遍,但因为最近有麻烦事就彻底不玩了。我并不想给别人展示一个各方面都做的很不错的样子,实际上,给过去的我拆台也是我恶趣味之一。而且我没觉得浪费时间,毕竟游戏里养成阶段也有些小知识可以学(你看,我多虚伪)。

25

回家过年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大概就是返老还童了,起码从父母那一辈看来我的年龄持续维持在高中毕业且生活不能自理的状态。不过我也终于把之前买回去的扫地机器人部署在家里了,有些东西是这样,父母他们绝不会主动用,除非你当面演示确实可用,否则这些东西会以未开封的快递包装形态堆在房间一角,要是不问,我自己都忘了买过这些东西。其实在我眼里,这玩意噪音比较大而且傻乎乎的,但意外发现父母很喜欢。虽然我声称自己再外面一年半都是自力更生,但吃了家里的饭特别是酥锅后,我觉得还是不炫耀在海外研发的黑暗料理了,老老实实刷碗去。家里自然是舒服,不过再舒服我也不该再像个孩子一样回去了。

一个很明显的感受就是这次回去爸妈不听骗人的养生保健品的广播了,原因也很简单,我上次出国前把他们的手机都换成性能较好的智能机且除了微信外又装了优酷、头条、喜马拉雅等应用,后果就是他们有时间都去刷新闻跟视频去了,自然就没时间上当受骗。不过据我妈反应,原来她带队的广场舞也因为人数越来越少而解散了,一方面可能是天冷了,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大屏手机的普及给了中老年人另一个空间来消遣生活吧。我又关注了下短视频的应用,发现虽然我平时完全不看,但显然很多视频是由或专业或业余半专业的人制作出来的,内容五花八门啥都有,俗是真俗,但很生活化。真是没想到,打败针对中老年的骗子的竟然是推荐算法,技术改变生活。

不过说到吃,这次回国看了几个节目,发现这个吃是真有门路,《舌尖上的中国3》火了三万六千锤的章丘铁锅,但我却对做菜有了新认识,以前看做菜就是做菜,现在看做菜就是看生物样品前处理,看了几个饮食节目突然发现很多厨师术语能用前处理原理来推导了。说不定将来哪天我会成为一个厨子,而且说不定还能发明几道菜,老道的厨子随口说的经验跟我当年在污水厂污泥里萃取污染物的手法并无差异,入味、火候、油温这些概念如果经常过柱子外带做加速溶剂萃取的话简直就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要知道我当年最自豪的事就是用凝胶渗透色谱从污水处理厂活性污泥样品中淋洗出了半道彩虹。

26

年三十前收到统计之都老乡朱主编的留言,然后修改了之前的一篇书评投稿到了统计之都,这差不多是假期为数不多的生产力了。这也是第一次尝试使用 Github 的审稿模式,其实真的很适合学术期刊的开放审稿,印象中是有网站实现了页面内的评论与划线,这个模式非常有前景,不过技术门槛还要在降低一下。我在环境黑板报的群里搞了个投票,知道的 markdown 的包括我在内就一个人,张健则问有没有更用户友好的界面,但我觉得比 word 已经友好到极致了。再说统计之都,我也有幸跑到群里卧底,感觉我的老乡十分称职,很少见这么活跃的主编,发布分配任务一气呵成,不同于环境黑板报的分部门操作,统计之都属于更自主的形式,也更符合谢大所说的兴趣导向。我的文章也收到了一些评价,有位朋友戏称为阅读理解题,经常前后不对应,其实环境黑板报后台也会有这种评价出现。我觉得非营利性的交流平台不应承受读者责难,但作者可以,如果评价时总带上平台,对付出心血编辑维护的人是不公平的,如果真心喜欢平台,就加入进来讨论,只有行动才能产生改变。

27

休假期间夹带了个情人节,我加班加点把那个两年前做的东西升级成了在线应用作为礼物来掩饰自己沉迷游戏的现状,不过好像还是被识破了,后果就是现在我决定不玩了,她跑去玩了,还问喜欢哪个女性角色,还特意声明不是陷阱…

28

过年更多还是见亲戚,有些事业有成,有些全家和睦,有些家庭破碎,有些则饱受疾病侵扰,虽然我倾向于报喜不报忧,但有些东西沉重就是沉重,而且越是跟节日气氛不符就越是容易调动情感。那段时间有篇北京流感刷屏了,就算我关了朋友圈,在群里也能看到,突然感觉到养老、疾病还有孩子教育似乎才是社会福祉的中心。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而有些反而因为关系近而无法提出一些可能很尖锐的解决方法。而且过年才见到的亲友大都对其他亲友有着亘古不变的刻板印象,而安全过年的第一要诀似乎就是继续维护这个印象。而如果你发现自己的观点与长辈已经不同了,最好想个聪明的调和方案,冲突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首选方法,共同富裕才是,这里的富裕特指精神层面的幸福感。

29

朋友自然也是要见的,不过高中群里非常沉寂,我猜大都忙孩子去了。但还是找机会见了哈尔滨跟香港的老友,其实武汉还有一个,不过那货两口子都是大夫,过年值班去了。这两位都认真汇报了下各自进度,大略就是房已买,年内结婚,然后问我要不要去当伴郎,因为周围同年龄段实在找不出还没结婚的了。不过他们还是像当年高中一样,个性脾气一点都没变,只是不知道这两位结婚后下次我们再聚是哪个年头的事了。

30

年三十其实还收到了两个审稿,一篇国内,一篇欧洲,老实说很多事同时看是比较有意思的,欧洲那个英语还不如国内的,关键是态度不认真,than 都能写成 that 。国内的那个则实话说活没少做,但基础太差,如果要对比软件,最起码要给出版本号,不过我查了下才发现化学这边人普遍对软件版本没概念,做软件比对参数都不给,都是让图形软件给惯的,有时候还会出现手工检查,这对化学分析没问题,但对于软件评价,起码要给个别人能重复的评判标准。不得不说如果可重复性问题推广到化学或环境领域,很多实验科学家的经验可能原始的可笑,但这个状况我现在也改不了,只能卧底带路了。

31

这次回国主要目的就是给我爸过60岁生日,回来才知道这边传统是过虚岁,也就是我目前唯一一次不在国内过年就错过了一个比较重要的日子。不过我还是拎了蛋糕庆祝了下,这次回来总有种江湖感,就是那种纯的漂泊感,家乡还算是个原点,但我很确定我的坐标短期内不会是原点,无可奈何。

32

回北京还算顺利,但飞机又延误了,然后到了飞机上机舱里有小孩,哭了一路,所以我就去玩游戏了(看吧,还没忘了找借口)。其实我发现飞机允许用飞行模式其实并不好,因为这下所有人都不会跟其他人聊天了,把头埋进手机就可以了。其实挺奇怪的,现代人喜欢跟一块玻璃里的陌生人交流,却很难跟身边的人开口,按说难度应该一样才对。不过也好,我当时是真真切切处于焦虑之中,审稿没审完,会议报告幻灯片没做,许诺老板的论文没写,更不用说我之前列的所谓回国必办事项了。我一贯原则是对于承诺允许有条件迟到,但不能不到,所以这种焦虑感也挥之不去。在飞机上我就下定决心,当凌晨到了多伦多时下午就飞奥兰多,反正也没必要回村且也有时差睡不着,就在机场审稿。结果达拉斯转机又延误了,我又从冬天到了夏天,几小时后飞到多伦多又成了冬天。

33

事实证明,旅途中的时间是不经用的。等拿到行李转了航站楼坐下,就已经凌晨两点半了,然后我对自己说,再玩一会就开始工作,等通关已经天亮了。赶快跑去吃了个早饭,突然想起回国的延误要一月内跟保险公司报案,结果怎么这么巧电话就打不通了,后来经过无数次转接终于拿到个报案号,感觉以后再也不搞这个了。此时其实我已经又20多个小时没睡觉了,原因就是回国飞机上哭一路的小孩,我也怨不了,换我是家长也完全没法控制。无奈之下就跑下面买咖啡去了,不得不说加村国民咖啡店 Tim Hortons 的 double-double 跟甜甜圈对于缓解旅途劳顿是绝配,虽然高热量高糖高脂,但吃下去就精神了,其实此时我已经意识到我有点感冒了,不然放到平常我一口咖啡都不会喝的。

34

一到可以候机我就跑进去了,这次到成功进入休息室了,然后就是审稿打盹,很快就又要飞回美国了。说实话我记不清楚怎么飞回美国的了,因为我一路都在睡,一下飞机又懵了,因为显然又从冬天到了夏天。机场没有酒店的大巴,打个 Uber 到的酒店,后面的事就是前一篇的内容了。

35

会场见到之前师兄他还跟我说要不要去环球影城,我对这个没概念,还以为就是看电影的地方,后来去了才知道是个游乐场。玩了蜘蛛侠跟哈利波特,效果非常好,以至于某人晕车了。

36

其实也去了迪士尼乐园,夜晚城堡的灯光表演非常好,过山车也还不错,但就是我对迪士尼卡通形象的故事不了解,所以很多项目稀里糊涂,一家人带孩子还好,因为毕竟有婴儿车停车位,但一定记着上午就选好 fastpass ,这次感觉最好玩的小矮人过山车就没排上队。

37

还有一天陪某人在迪士尼步行街闲逛,虽然没在环球影城看电影,倒是在奥兰多看了个电影,还是 divein 的那种大沙发边吃边看,还是资本主义的商业模式套路深。电影是《红雀》,感觉老美过了这么多年还是喜欢黑俄罗斯。不过在这边信用卡被刷保护了,我感觉美国加拿大很大的区别是美国这边都是让你刷卡,而加拿大都是让你用非接触式付款。

38

最后一天直接去了机场,因为某人下午就要回去,而我则是晚上10点的票,然后我就在奥兰多国际机场闲逛了7个小时,快登机时决定换下衣服,眼镜忘了摘,一脱外套很清脆的摔断了一条眼镜腿。要知道在我那个回国待办事项清单中就有配一副备用眼镜的条目,但是显然被我拖延了。不过作为曾经野外采样的带队负责人,我的背包里一定有急救包,里面也一定会有一卷医用胶带,然后我就把剩下的时间放在了研究包扎眼镜上了。

39

回到多伦多已是凌晨,搭了组里一同回来博士生的车回村,等收拾完睡觉已是凌晨四点。要不是回家养得好(胖了10斤),这趟一个月的折腾真是要扑街。中午醒来来到楼下,发现自行车的后轮的前视图从 I 变成了 L ,大约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车给轧了吧。不过不管怎样,工作开始了。

40

一到学校就听说18年已经有两个学生因压力过大或自杀或生病过世了,中科院研究生院当年是国内自杀率最高,据说水卢也是加村自杀率最高的大学,不明白为啥我就稀里糊涂去了这俩地方,不过据说那些不能打倒你的都能让你强壮。自杀这事虽然校方发了邮件提醒有问题一定去找心理咨询,但我觉得很多问题个人调节是不够的,有时候需要换个环境才行,水卢这个地方一年四季图书馆都是满的,我路过都感到焦虑。真要想解决问题,先把那种把高中荣誉感跟录取率挂钩的评价模式给去掉,小团体可以产生高效,但也足以压垮个人。

41

这次回国很多人都提到我具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信或乐观,因为看起来我对很多这个年龄应该很重视的事完全不操心。其实并不是,我只是不想操心那些线性思维下未雨绸缪,日本的退休年龄已经要推迟到了70岁,人类平均寿命也在不断增长,为什么要去担心那些过时的数据?基因与迷因都是对个人的束缚,遗传不决定我的决策,社会文化或主流同样也不该影响我的判断,虽然我知道有些快捷通道可以走得通,但我也很高兴自己有不选择顺应“理所应当”的权力,这不是自信或乐观,可能是愚蠢,也可能就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我选择接受挑战,反正倒霉的是未来的我。

42

最后还是要说下,休假就要休假,不要有任何预期,反正你休回来总是一脑袋的事要处理,也不差预期的那几件。而且我现在发现写博客也很减压,特别类似这篇的流水账。而我最放松的时候则是躺在家里客厅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啥也不想,what a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