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6 字

回国休假记(上)

1

在我有限的长距离迁徙经历中,这次回国延误可以称得上比较夸张了。AA在航班起飞前五天发了封邮件说可能延误,可以免费改签。很不幸,我当天刚刚找了去土狼屯 carpool ,按我的性格同一件事几乎不会安排两次且我对天气预报一向持怀疑态度,所以选择忽视。结果当然就是打脸,而且很疼。

2

按时赶到机场后,发现 pp 卡刷不过去,不过想想马上就上飞机了也就没管,到芝加哥再说。上了飞机后早起的副作用开始发作,沉沉睡去,一睁眼发现到机场了,但还是土狼屯机场… 问了下才知道芝加哥机场只开了一条跑道,目前延误了。后座一位英语水平在韩梅梅水平的大叔一本正经的说不是延误,就是飞机有故障,得修好了才能飞。在土狼屯机场滑行2个多小时后,我们被赶下了飞机,因为芝加哥方面说至少要等1个小时。

3

重回候机厅后突然有种久违的感觉,想了半天才发现,原来是饿的。然后地勤开始分批解决需要转机旅客的路线,跟我一样从芝加哥回国的人有三个,一个天津大哥,一个南方小姑娘。地勤大姐打了无数电话,提供了一个飞达拉斯转机伦敦回北京的路线,我是很想去英国看看的,问题我的护照上没有过境签。然后她又找了个从华沙转机的路线,我当时就预感这趟回国注定麻烦,然后大姐一本正经的告诉我,她下班了,剩下的事交给她同事处理。呵呵。

4

她同事显然也没意识到免签不是普世价值,解释半天后她说管不了了,此时去芝加哥的航班又开始登机了。她扫描下我们机票说,你们到芝加哥找人帮忙吧,Good luck!很好,我也感受了一把踢皮球,还是国际版的。上飞机后又再机场绕了一个小时,起飞那一刻,机厢里响起了掌声,我只在以色列航空里感受过降落掌声,现在连起飞也有了。问题是,机上就供应了一包零食,而到达芝加哥时,已是晚饭时间。

5

到了芝加哥,我们倒霉三人组立即赶赴服务柜台,结果很可观,因为我们顶多是延误了五个小时,其实还有更多人是取消了。顺带一提,本来飞北京的航班其实就在我们降落滑行等机位时飞走了。又排了一个小时队,地勤找了半天给安排了个飞洛杉矶住一晚然后回北京的路线,至于托运的行李,后来才知道已经直奔达拉斯了。南方小姑娘则安排了一个去上海的航班,本来计划也是从北京去上海。计划落定,下面的事就很简单了,吃饭。

6

饭前迫不及待地电话取消了北京的接机,但住宿是取消不了了。找了家金拱门,点了三个汉堡套餐,我掏钱付了,因为包括后面洛杉矶的延误住宿理论上信用卡都覆盖了,唯一问题就是另外两位都觉得不可思议,反复说如果报不了一定告诉他们。他们太善良了,资本主义的羊毛用社会主义的理念去理解是行不通的,天气延误的概率只要能盈利,一定有人设计金融产品,而你付出的隐性成本其实一直都很高。

7

到了洛杉矶,出门就热的够呛,跟天津大哥聊了一路,后来订了个破酒店120多刀的双人间,其实我是不敢跟陌生人住一个房间的,但他表现的比我还害怕我也就无所谓了。后来了解到他一晚几乎没睡,我倒是睡得不错。这个大哥来枫叶国7年做建筑装修,中专学历,拿工资从来都是现金不用交税,旅游签过来申请的难民枫叶卡,好像是政治避难,结果他当年直飞回国,加拿大就写信通知他说感觉他没有被迫害,然后他这次才转机美国回国。中国人的海外漂泊大致如此,虽然我熟悉的是留学生团体,但更多人就如同这位天津大哥,英语其实不利索,善良也有小心思,就这么海外一个人漂着。

8

从洛杉矶出发倒很顺利,因为只延误了半个小时,飞机上我看了5部电影,吃了两顿饭,一顿零食,喝了一杯红酒,一杯牛奶,一杯果汁和一易拉罐可乐,睡了不到两个小时,然后终于回到了北京二号航站楼,对,是二号,AA 竟然搞到了二号这个国内航班为主的航站楼。电影里有一部感觉很不错,《八月》,如果你是个80后,全电影都是回忆,至于我这种工人家庭长大的共鸣就更多了,因为太多场景我都亲身经历过,特别那朵昙花,我家也有。

9

我天真的以为落地后最大的问题就是托运的行李,但随身的行李在最后一刻也出问题了,责任不在我,因为我是最后一个出舱的乘客,而我的包已经先我一刻出去了,而且不知道谁拿走的。我翻了半天,终于也找到一个无主的包,然后马上意识到果然还有剧情。于是拎着无主的包找了民警,警察大哥也很无语,说你等会吧,希望这位大仙不要到家才发现。二十分钟后一位大姨慌慌张张过来问,手上的包正是我的,折腾半天后用新版护照不盖章出关了。

10

然后就是托运的行李了,查了半天发现行李坐另一个航班提前我半小时到了,地勤大姐也很意外,从来都是人等行李,你怎么行李等人?我说这个一个很长很忧伤的故事,我已经距离预期到达时间晚了22个小时了,行李比我早到也是延误了21个小时了。出了机场深吸一口气,新鲜的煤烟味,我回来了。

11

接机的大哥特别能聊,讲了一路各种奇葩事,最有意思是接过江西来的两位看战友的老红军,目的地是二炮总医院,但二炮改名火箭军了,到医院这老哥俩说什么也不下车,理由是虽然他们不认字,但二炮的二就两画,眼前这医院打头一个字是火,不是两画。据说他们在医院门口僵持一个多小时,老红军坚持认为司机是骗子,保安过来说也被骂成了骗子同伙,最后还是个出来打饭的大夫给解的围。这个司机原来却是个会馆里的厨子,因为八项规定转行了,我们聊了很多,你也发现了吧,我又撞上晚高峰了…

12

订的万豪行政公寓在王府井,大概是我住过最贵的,当然肯定不是我掏钱,信用卡积分换的,已经浪费了一天了。住这里是为了第二天趁调时差去看看升旗仪式,说来搞笑,我在北京六年也没看过一次升旗,主要原因是需要早起。另一个原因则是我需要国内酒店的拖鞋,因为国外酒店普遍没有这个。不过房间还是非常大的,有厨房与客厅,厨具非常全,洗手间有两个,很适合家庭住,价格平时1000多,但协议价大概600多,地理位置也好,整体比瑞吉要好。晚上出去吃饭完全不用现金,到处都是二维码支付。

13

睡了4个小时就醒了,凌晨两点多一直熬到6点多出门看升旗,时间大概7点20,但我6点半到就已经有很多人了。整个升旗一共用了1分钟,挤满了卖自拍杆的,我不太理解那些用自拍杆拍整个流程的,网上比你拍的好的有的是,来了就是要用眼来看的。不过另一方面我也理解这种“到此一游”式的旅游模式,说起源头可以追溯到浪漫主义的体验式生活方式,照片拍了不是为了看而是为了证明自己来过,这是很忧伤的,因为入场都扫描过身份证,老大哥早就知道你去过哪了。升旗后我就回酒店了,因为我对最先进的防腐技术并不关心,但很关心能不能吃上庆丰包子铺的炒肝。

14

肉三鲜、梅干菜跟鲜虾菜心各一两配上一份炒肝与棒碴粥是我研究生时代的大餐,重新吃到非常开心,当然王府井的炒肝并不如圣熙八号那家店好吃,但总也吃不够,毕竟前一天也没吃饭。吃过早饭就收拾行囊回所了,因为约了一大堆人。

15

师弟还是很给力的,帮忙分发了巧克力,然后跟小组的师弟师妹一起吃了顿饭,聊得都是课题。我当年拍屁股走人了,但留了一大堆烂尾工程,吃过饭回所见了小老板,又单独跑到一个会议室讨论了一下午论文。简单说就是我现在已经发展出了比当年更好的方法,但当年的方法也需要发表,最后可行的方案就是什么都不管了改了先投出去。其实这就是我想要的,我希望审稿人来骂我,不太希望自己人骂我,因为有视野局限性。

16

之后又见了些年轻有为的师兄们,不是优青就是青千,合作的机会非常多,因为我现在熟悉的恰是他们最不熟悉的。环境研究很需要数据分析,他们很多人手里的样品绝对是 CNS 级别的,但数据分析水平会限制文章档次,跨学科降维打击非常有必要。

17

然后又跟环境黑板报的同学们吃饭,其实就两个,他们都是想做事的人,我预期下一步就是想做咨询项目。这个很有必要,因为环境黑板报的主旨就是促进环境人的信息交流,而且目前的模式可持续性并不强,需要发掘需求。吃过饭又去跟师姐还有师弟聊,一直聊到我直接坐着就睡过去了,终于调好时差了。

18

在师弟宿舍里借宿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是所里的联欢会,但我自觉是外人就去教师弟用 R 处理质谱数据,中间还出门体验了一把共享单车,真的是满大街都是,扫码就能走,非常方便。中午跟 208 死党吃了一顿饭,他们都讨论孩子的事了,吃到一半大老板来电马上回所了。

19

大老板脸色很不好,因为刚接到一个师兄过世的消息,这位师兄刚成为博导教授,前两天还跟大老板一起讨论项目。大老板说上次给他发邮件就说少喝酒不听,现在老婆孩子咋办。这件事的后续是我其他的师兄建立了一个小基金来帮助这位师兄的老婆孩子,世事无常。

20

聊完后我就直奔南站,老舍友很够意思,开车送过去但跟我预想的差不多,走错路了。坐到高铁上那一刻,我又睡过去了,三个小时到家已是满身疲惫,我确实该休假了,脑子已经转不动了。

21

我成长于一个三四线城市,大学去了省会二线城市,博士在帝都拿的,然后一路青烟跑到枫叶国一个农村,我的经历并不精英,但有些代表性。眼下回到的这个城市,熟悉而陌生,熟悉的乡音,陌生的变革。满大街共享单车,银行窗口都不超过两个基本全自动终端,超市里全是手机支付,隔天就到的快递… 而且我观察超市里很多东西定价并不比国外低,而这些,我过去从来不关心。年关在即,城市里也聚集了天南海北回来的游子,很容易从车牌跟穿着识别,不论过去的时光如何,过年了都很喜庆。我越来越清楚社会运行的套路,但也越来越怀念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日子,那天我路过记忆中的和平小学,才发现原来校名是和平小区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