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4 字

二十年博士延期之怪现状

坊间有句话叫做“没有延期毕业的硕士,没有按期毕业的博士”,最近放长周末假,就抓了点数据探索了一下这个问题。(来自教育部网站公开数据http://www.moe.edu.cn/s78/A03/moe_560/jytjsj_2015/)

研究生教育现状

这是最近20年研究生招生情况,可以看出硕士的扩招力度是远高于博士的,但两者都在扩,20年前一共6万多,现在仅博士每年录取就有7万多,硕士则扩张了10倍有余。 这个则是研究生毕业状况,伴随扩招,每年招生人数与毕业人数有相当的差距,但比较吊诡的是博士招生在增长而毕业人数却趋稳了,这基本暗示延期的常态化。 通过在读人数我们也会发现,研究生这个临时身份群体在不断扩大,除了扩招影响,另一个自然就是前面提到的延期问题。

延期现状

自从2003年起,教育部增加了下年预期毕业人数的数据,这样根据真实毕业人数,我们可以计算出当年延期的状况: 图上我们可以看出,基本上博士延期概率超过50%,硕士延期概率是个位数,也就是说“没有延期毕业的硕士,没有按期毕业的博士”这句话没毛病,而且延期超过50%的时间已经超过10年了。同时另一个现象也值得关注,那就是女性研究生的延期概率是普遍低于平均水平的,那么对应的男性研究生延期概率会更加惨不忍睹。

延期会延多少年?

上个问题我们可以看到延期情况是客观存在的,那么延多久就是另一个问题了。如果我们用在校生去除当年毕业生,会得到下面的恐怖结果:

也就是说,博士需要6年多毕业而硕士也需要3年多毕业,硕士那个考虑到延期概率不高还可以接受,博士那个就有点反人类了,而且从近几年情况看这个毕业年限还在增加。其实答案很简单,就是扩招导致的人口在高校或研究机构的滞留,那么如何去除这个影响呢?考虑到博士硕士其实应该是2-4年内毕业,我们只要用当年录取的人数去对比2-4年后毕业的人数就可以了。结果如下:

考虑到博士毕业率应该低于硕士且硕士毕业率不应该超过100%,应该是3年毕业的数据比较可信,但同时我们会注意到3年毕业率要远高于延期概率,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里就没数据支持了,但我想大多数研究生都听过硕博连读这个概念,其实如果三年毕业为真,那么硕博加起来应该是6年,而硕博连读应该是5年,如果博士延期是常态化的,那么我想这里面很大一部分比例是硕博连读。估计再过几年,考博的比率可能会更低而硕博6年将成为默认的学习年限。有打算硕士毕业出国读博的可以考虑下了,年限上其实吃亏不多而且国外会有老板没钱了逼着早点毕业的情况。

国内教职状况

刚才说了研究生毕业的供给端,下面看看需求端也就是教职的变化。

国内教职因为99年开始的扩招导致在21世纪的第一个5年大量的扩展教职,这样的后果就是有一个5年的教职年龄高峰,这个高峰占据了大量的教职。从图上看,目前这个高峰年龄段在51-55岁,都算是当打之年,如果退休年龄没有明显推迟的话,那么在10-15年后应该可以看到一个因为退休高峰导致的教职空缺期。那么10到15年后谁博士毕业呢?大概是现在读中学的孩子,反正我老人家是赶不上了。其实考虑硕博6年加本科4年,每个高校都有义务在学生刚接触高等教育或研究时给他们领先当前技术10年的教材与方法,否则学生10年前选了小灵通网络优化专业,博士毕业基本就只有转行了。

那么女性教职呢?

我只能说似乎女性教职前期扩张的要更厉害,平均年龄也更低,大概要20年左右才能迎来退休高峰的教职空缺,如果校方固定当前男女比,那么其实对有更低概率延期的女性并没有什么优势。此外,我们来看下教职中教授的年龄分布状况:

可以看出教授平均年龄会大一点,当前教授主流是51-55岁,反推下基本是刚改革开放后上的大学,经历应该挺丰富的。我们再看下副教授的情况:

可以看出副教授整体要比教授年轻10岁,大概90年前后上大学,46-50岁这个年龄段人数基本稳定,说明升教授基本就是前一个年龄段,从年龄分布上看35-45岁人多,不同代际间竞争会激烈些。

年教职数变化趋势

前面着重强调年龄分布可能带来的教职空缺,另一种空缺就是所谓扩张期或窗口期,我们看下这个趋势,当然这个数没考虑退休,但从年龄分布上看这一部分的人数似乎比较稳定。

从教职数上我们可以看到,每年的教职数一直在提高,而是似乎斜率比较稳定。但是女性的教职数增长的回归斜率只有总数的1/3,也就是说每增长3个教职才会有一个是女性的,这说明教职市场存在一定的歧视。但这个问题不好直接下结论,因为辛普森悖论也是同样的语境。同时,教授与副教授教职增长的斜率低于总体,暗示了教职里存在的层级结构。

总之,目前还算是一个稳定的窗口期,教职数不断增长,属于利好;但成长空间不算大,别忘了博士毕业生可是年年增长,所以以后熬年限是肯定不行的,31-35岁的副教授人数逐年下降,不是升迁(概率低)就是收紧了要求转而直接从海外引进人才,诸君努力吧。

教职与博士毕业生供求

首先,我们都知道研究生学历在贬值,那么究竟贬到什么状况了呢?我计算了同年毕业的博士与硕士人数比例,结果如下:

很明显,硕士的贬值效果更强,博士相比之下反而在升值,女博士升值更高。当然,大前提是五十步笑百步,你懂的。基本的情况就是1个博士大概对应10个硕士,显然硕士作为一个学位扩的有点太猛了。后面的分析就不考虑硕士找教职了,基本没戏。

通过这个图(我赌一瓶胡椒博士教育部2000年的数据绝对有问题)我们可以看到新增教职数这些年基本稳定在2万这个水平,博士毕业生大概超过5万,也就是说教职市场在今后可预期的时间里撑死也就能解决一半博士的就业,另外有一半肯定会转行。考虑到博士学位对硕士学位是升值的,估计非教职市场上应该挺容易就业的,当然看你干不干了。

我们进一步看一下女性教职,如下:

很遗憾新教职里女性比例是低于人口比例的,但这二十年却一直在增长,同样在增长的则是博士毕业生中女性的比例,伴随这个趋势,教职里对女性的歧视似乎是要好于社会其他行业的。

小结

  • 没有延期毕业的硕士,没有按期毕业的博士
  • 从上大学到博士毕业大概要准备10年人生最好的时光
  • 然后就进入了发展空间可预期的教职市场(掌握通过年龄分布推测的技巧)
  • 或者转行到业界,学历贬值速度低于硕士
  • 女性在博士延期可能性上低于男性,但在教职市场上存在歧视
  • 没有分专业讨论,我大体看了下数据,理工科延期概率显著高于其他专业,约70%-80%的延期率,医学最低(但他们本来年限就长)
  • 教育部应该给api的,网页数据格式乱七八糟,洗数据洗的我上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