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9 字

数据库里每一个条目会有若干属性,有些属性例如性别,年龄是可重复的,有些则一般不重复,但一定会有一列是特定的,绝对不与其它条目重复。这样的属性有的是用ID表示,有的则直接根据后面的信息通过一个哈希表加密成一列数字,当然前提是别出现碰库。人也是如此,社会系统识别某一个人时往往不会用姓名,而选用身份证号之类的东西来标记。而不用姓名的原因也比较简单,容易重名。我这名就比较容易重,大学隔壁宿舍数学院的一个班长就跟我重名,那货肥大且走路妖娆,每次看到他我都有改名的冲动。

姓名这东西就是表示你从哪里来的一个符号。单看姓字可猜测最早姓产生于母系社会,表女生,那年头“知其母而不知其父”,知道了姓就知道你妈是谁,至于你爹是谁就不管了,继承的时候也是如此。后来如何发展成随父姓一般的说法是进入农耕社会后男性地位变化所致,但其实狩猎采集阶段男性地位也比较高。一个可能的解释是来源于古人对近亲繁殖现象的观察:社会同父异母而异姓通婚造成的近亲繁殖比较容易发生而父系社会中同母异父而异姓通婚则逻辑上不太容易发生,因为当爹的可能意识不到自己是别人的爹但当妈的一定知道自己孩子是亲生的。另外,如果母系为主,XX染色体的来源是搞不清楚的,传上几代的后代体内X染色体可能是原来的母系,也可能是外来的父系,血缘辨识作用一般;父系为主的话X染色体也是搞不清楚,但Y染色体是固定的,可以追溯到最早的那个人。如果不能满足血缘辨识进而降低近亲繁殖的概率,那么母系社会整体身体素质就会弱于父系社会而遭遇生存上的弱肉强食,这可能是形成当今社会随父姓文化现象的原因。但就中国而言,上古八大姓几乎全是从女字,这说明早期中华文化应该是个母系社会。

有了姓,慢慢发展壮大,同姓间也有区分的必要,因为这可能涉及继承问题,这就有了氏。孔子感叹礼崩乐坏之前,周礼里对姓氏的使用是有明确规定的,例如只有贵族有姓氏,平民只有个名,毕竟天子贵胄的血统很重要,至于下层的人,怎么乱都无所谓。但这种情况很快就“礼崩乐坏”了,即便是孔子,也把教育这一贵族特权下放给了所有人,给点肉条就教你。同时,各国之间分封导致出现的贵族地位逐渐下降与“士”阶层的崛起加速了周礼制的破碎,最后编户齐民,都给人上了户口也就平等了,这也就标志中国开始走向务实的帝国体制了。这时候,百姓就可以指代所有人了。

前面说姓更多是用来表示来源或血缘,那么名更大的作用就是标识个体了。由于名具备标识个体作用而个体一旦标识就有被摄魂或掉人品的可能,所以一个常见的文化现象就是避讳。顺带一说,避讳的讳跟名是一个意思,说白了就是不能提名,特别是对你而言牛逼人物的名,例如亲爹。避讳也很麻烦,属于读书人一辈子都不能越界的东西,例如你写文章里写上皇帝的名了,那就可以打包回乡了,属于大不敬。真要用,要么开个小天窗,要么换个字,要么缺一笔,宋代还得拆字。例如为了避汉文帝的讳,姮娥变成了嫦娥。不过和尚没这个要求,法号随意叫,毕竟出家人,不迷信。古人尊长有序,晚辈对长辈说话要自称自己的名讳同时不能冲撞长辈名讳,同辈之间就用表字。

字这玩意用来代指名,名多是长辈起的,字得弱冠或及笄时才起,用来进行社会交往。现代社会重名现象严重,如果允许加上字可能会好,但现实确实每个人的代名词都成了一行冰冷的数字。曾经有个现象叫做以字行,说的是一个人字特别出名,比名都出名,大家都知道他的字而不知道名,例如孟浩然,其实姓名是孟浩。另外还有号,例如八大山人什么的。时至今日,大家都用昵称,有时候昵称比本人姓名有名,例如sky,moon……无所谓,公众交流用一套系统就好,这样都明白是谁就行。

至于于姓,这是个典型的北方姓氏,即可能来源于周武王次子邘叔,也可能来源于北方少数民族汉化时的改姓,例如万忸于氏与淳于氏。有次跟一个师兄聊天,他表示现在能活下来的姓氏必然在历史上是风光过的,因为古代战乱不断,只有掌握资源的人才能存活下来,很多姓氏可能就因为某次大战断了香火。这让我想起了成吉思汗后代的那个研究,好像有千万以上,当时的蒙古军有屠城的习惯,另外成吉思汗本人也属于来者不拒,各地搜罗美女为嫔妃,这一恶行反而传播了他的Y染色体基因。不过中国的宗族体系里存在过继等维系香火的方法,真要是按着家谱来,可能很多家族的Y染色体都不那么唯一。家谱本来可能是避免后代出现遗传病的一个传统,但到了后期其本身的象征意义反而比血缘更被看重,这可以看得上是文化战胜基因的一个实例。

姓名的大量重复可以看作是人口大爆发后的一个无奈现状,但全球的年龄正在老化,人口结构也慢慢平稳,很多问题不攻自破。在科学史上,很多新理论能够推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掌握旧理论的权威退休。这个现象很普遍,即便今天,很多学科方向之所以还存在多半是上面有同行在分配资源,而学科本身早就进入钻牛角尖而不解决实际问题的状态了。而全球人口老化则暗示青年人数减少与创新动力可能存在的削弱。事实上,有报道表明美国投资人在近五年的时间里减少了对中小企业的投资。其实老龄化最多算个现象而不是问题,但如果出现心态的老龄化与保守化,那么推动资本市场的资本与创新两个驱动力都会被减小。有些游戏就是10个瓶子5个盖子,靠的就是周转快来给人每个瓶子都有盖子的感觉,但速度一慢就会触发一系列副本。一旦新兴行业的新领域无法被及时成功开辟,全民下副本的时代就会到来。同时,人的精力有限,这意味着一个消费市场对一个人口稳态的社会能下手的空间有限,一旦饱和,最先受冲击被排挤的就是那些可有可无的产业,例如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