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1 字

不明觉厉-Alan Sokal的无间道

这次介绍的是一篇经典学术钓鱼文,题为《Transgressing the Boundaries: Towards a Transformative Hermeneutics of Quantum Gravity》。这篇文章由Alan Sokal发表在1996年的《社会文本》(《Social Text》)的“科学大战”专刊上。几乎是同时,这位纽约大学的物理学教授向另一份杂志《Lingua Franca》上提交了题为《A Physicist Experiments With Cultural Studies》的论文。这篇文章可以看作第一篇文章的揭秘,Sokal教授大方的承认他打算测试一下“publish an article liberally salted with nonsense if (a) it sounded good and (b) it flattered the editors’ ideological preconceptions?”,结果是yes。

这次事件的详细信息可从维基百科Sokal affair与Sokal教授的个人主页上查阅到,仅看事件表面,就是一个理工科大叔通过似是而非的忽悠在人文科学期刊上发表了一篇钓鱼文,结果编辑来了个不明觉厉就给发表出来了,但回溯二十年,事情并不简单。

上世纪中后期科学哲学实际进入了一个很尴尬的时期,传统的观察-归纳被猜想-反驳所批判,在综合了大量的史料研究后,科学的理性光环被逐渐拿掉。事实上科学的真实发展并非观察-归纳或猜想-反驳,而是反逻辑的,充满了偶然与人为因素,很多理论得以流传并不全出自自身逻辑上的自洽而还有可能是持原有落后理论的人的过世或者使用了一种年轻人更接受的语言。这些问题的客观存在让很多理工出身的人无话可说,但在人文学科那边,正好是敢于质疑一切否定一切的后现代主义泛滥的时期,所以没等理工学科自己主动反省,他们就开始批判了。虽然搞科学的没太当回事,毕竟历史是历史,但总被揪着不放也很郁闷,Sokar这时候就上演了这一出无间道,其最初目的可能就是教育下人文学科:不懂别瞎说。另外作为一个左派,他也很不愿看到自己的战友跟着一群实际对科学理论一窍不通的大忽悠跳大神。

那么另一方又如何呢,我们拜读下《社会文本》的解释就会发现,编辑声称他们确实感觉到这篇文章有问题,也通知过Sokar去改,只是Sokar没搭理他们,另外他们更多觉得发表一位物理学家的文章是一种鼓励,因为他们并没觉得Sokar的理论很新颖而只是觉得他是为数不多的自然科学圈的投稿。而这次事件后让他们更多觉得Sokar在左派中属于背后捅刀子的猪队友,没看清当时科学大战的大氛围来这里捣乱。不过这反而暴露了他们其实到最后也没搞明白Sokar的意图,把这看成一种背叛行为而不是一种要求反省的声音。

我疑心横亘在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的鸿沟其实从来就是感情丰富一方的假想敌的行为,简单说就是一方感觉自己做的事很正常,但另一方却当作一种挑衅或者含沙射影,然后双方莫名其妙的就开战了。一时间围观的,卖花生爆米花钛合金F5的,当中间人调停的,不明真相自主站队的,火上浇油跟酱油的就都跑出来了,这个场景太熟悉了。貌似严谨的学术界尚且如此,普罗大众也好不到哪去。想来还是教主的话在理:stay foolish,是说真的认清自己的局限,而不是表现出一种姿态。

最后是全文链接(说实话我好几次下决心读完都失败了,真的是不明觉厉,可谓钓鱼王)